山竹啟示 保福地須港人團結

評論版 2018/09/19

分享:

在天災面前,人,顯得十分脆弱;而面對困厄,人性之偉大,又往往得以彰顯。

無論在日常生活中,或者政治爭議下,香港人如何因為身份認同、價值判斷而對立、衝擊;面對無情的、可怖的風吹浪打,卻始終改變不了我們就是命運共同體的事實。

汲傳統科學佐證 助規劃城市

山竹方過,筆者相信,從公共設施到社會文化、從管治團隊到普羅大眾,災害洗禮後的陽光,最能夠映照香港的特質、香港人的本性。直面我們的長與短,正是共同謀劃更美好將來所必須;畢竟,位處海角天邊的這1,000平方公里,從過去到未來,就是700萬港人唯一的家。

從九七前到回歸後,港人常掛在嘴邊——香港就是福地;這既是對我城天然、人文環境的客觀描述,也是港人樂意安居於此的主觀投射。直把他鄉作故鄉——確實要主、客觀條件的因緣際會,以及世代港人的維繫與珍惜。

愚以為,所謂「福地」並非自療自癒之語;須知道,在教授土地經濟、城市設計時,中、外課程都愈來愈多觸及傳統風水學。而風水學又稱堪輿學、風水師又稱「地理師」;當中部分原則,確實可經現代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的驗證。

如何在傳統文化中汲取養份,又避免陷於迷信,成為當代中國建築師、城市設計及規劃人員,是我們值得努力的方向。而香港,本就是東西薈萃、兼容並蓄之地;香港華人原籍的嶺南、嶺東、江東之地,對傳統堪輿學的鑽研,又遠比北方透徹;如今,在風災面前,作為民間智慧、歷史沉積的風水學,其傳承與更新,就顯得格外有現實意義和文化價值。而這,也成為港人理解、珍視「福地」的智慧之匙。

「藏風聚氣」 港山巒可作屏障

和其他古典學說一樣,堪輿學有不同流派;其分析工具和判斷準則,因時、因人、因地而異。萬變不離其宗者,所謂趨利靠「藏風聚氣」,所謂避害就靠「化煞」。可堪玩味者,驟耳聽來玄之又玄的術語行話,原來都與減少風害相關;所謂「風水」,其實離不開「選宅」與遠離「風災」、「禍水」的經驗累積、系統整理。「藏風聚氣」的要求,就是無論平時還是災變,所居之處都能得享地利、讓氣流、濕溫穩定。套用現代術語,就是靠山形、地勢造成「微氣候」,以減緩天災殺傷力。

作為對照,香港、澳門都突出於珠三角,「東——南——西」三面環海,一面與大陸相連。然其香港多山、且排列成行,讓山與山之間的河谷、平原成為「藏風之地」。市區、新界、離島最古老的村落,如上水、錦田、八鄉、荃灣、梅窩、港島大坑,都符合上述地貌特徵。

此外,有說台灣是島、呂宋也是島,山高水深;為何兩地招風就遠比本港嚴重?一來前兩者孤懸東海、南海,西太平洋形成的高風速、大威力熱帶氣旋,很容易直擊台島、呂宋。

另一方面,也與山勢相關。台島、呂宋中央山脈其峰突出、但孤立島上、「南——北」縱列;反觀香港諸山,從鳳凰山到大帽山,再到獅子山至西貢半島,除太平山大抵「東——西」平行外,悉數為「東北——西南」走向,讓起於東北、盛於東南的強台風,直面以山巒疊翠構成的重重屏障、威力頓打折扣。可想而知,如非受到上述諸山脈的保護,以「山竹」在溫暖海水儲積之能量、距離本港不過百里之遙,足以造成慘重的人命及財產損失。

相合龍脈善用自然 趨吉避凶

「藏風聚氣」以外,就是所謂「騎龍」。筆者固然難以相信「龍脈」具有神力,但「龍脈」的定義,也等同流體力學強調的分水嶺,確與「選宅」攸關。堪輿學主張所居之地,後與「龍脈」相合,自身要居於「臺地」,前要有「明堂」、且避「割腳水」。綜合看來,就是要找下暴雨時率先退水之地;充分反映中國人居安思危的生存哲學,以及歷史感——安居樂業是漫漫長路,不能苟活於一時,必須為後人作長久計。

華夏民族由「黃河——長江——珠江」三大水系孕育,既親水又深知河水、江水、雨水、海水「載舟覆舟」、喜怒無常。所謂「明堂」就是一旦山洪暴發、風雨襲來時,人和水之間的緩衝。人不犯水、水不犯人,自是最理想的平衡。

至於「煞氣」、「罡氣」,就是高速、對冲的氣流,颱風自然是大忌中之大忌;所謂「直水無情、曲水有情」,就是中國人視長驅徑入的水流、氣流為兇險;因此,小到一件玩意、家具,大到一個街區、城鎮,都盡量以圓代銳、改直為曲。當真因為建築技術、成本、布局等原因而未盡人意,也要避免門對門、窗對窗、畢直狹窄長巷;以免造成「風洞效應」、引發意外。

可見,千百年來,中國人的安居之學,在於和與順。所謂「道法自然」,不在於徹底改變外在世界以應人慾,而在於認識自然、善用自然;所謂「趨吉避凶」,不盡然是封建迷信,也是順應「天理人願」。這就是「造勢不如借勢」、「擋煞不如化煞」的道理。

適時而變和衷共濟 進退有據

可以說,與周邊城市相較,香港的地利順應天時——既得近海之便,又避當風之險。然而,避險不等於無險、擋災也不是無災;那怕再聚福之地,也是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從家庭到企業到社會——個人素質、公民意識、資訊流播、組織力量、城市規劃能否適時而變、和衷共濟,決定着香港的未來。

隨着全球暖化、氣候反常,政經領袖要把「防災——救災——賑災」納入城市發展的長遠及綜合考慮。而公民社會、民間組織的發育與動員,也成為應對天災、盡速復元的關鍵。總之,港人固然要惜福,也要意識到風災、雨災的威脅愈來愈大;我們的知識、沉靜與團結,才是進退有據的憑藉。

超強颱風山竹過後,本港多區近岸滿目瘡痍,將軍澳有居民自發到海濱長廊清理。(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