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滯脹風險增 投資者怎部署

評論‧世情 2018/09/28

分享:

分享:

金融危機滿十年,在美國帶動下全球已逐步走出金融危機後的量化寬鬆時代,進入加息周期。昨日美聯儲宣布了本輪加息周期中第8次加息,盡管市場逐步消化利率上升的預期,但我們還是不得不承認,整體加息的步伐相對快速。

嚴監管遏泡沫 惟滯脹或重臨

從2010年出台的巴塞爾協議III開始,全球金融業的風險管理要求愈來愈嚴厲,同期宣布的多德——弗蘭克法案,令監管機構的職能顯著擴大,不但加強對衍生品和場外市場的約束,也進一步加強了對銀行資本金和業務的監管,以控制經營風險;2014年發布的IFRS9財務報告準則,對金融機構的資本要求也進一步嚴格。

可以說,當前全球金融業已經處在「嚴監管」環境下,類似本世紀初的泡沫化風險並不容易再現。然而,我們可能有需要留意另一種風險,那就是未來經濟增長潛力可能不足,睽違數十年的「滯脹」有機會重臨。

眾所周知,傳統上加息周期會對企業的資本支出增長,乃至整體投資市場產生抑制。盡管美國特朗普政府為了刺激經濟和投資,已經推出了大規模減稅政策,但當前的嚴厲監管和快速加息的舉動,都與減稅的目標背道而馳,將弱化減稅效應,中長綫全球經濟放緩的風險則在上升。假如經濟增長果真出現下滑,利率又持續上升,美國有可能將全球帶入進退兩難的「滯脹」的狀態。

面對利率上升,增長前景存疑,甚至可能走入滯脹的經濟,怎樣是安全的投資策略?傳統上,投資市場相信加息周期利好銀行業,因為銀行的利差上升,盈利會隨之增長。然而,由於今天的銀行體系監管及會計準則遠比過往嚴謹,借貸行為更加保守和低風險,這方面對銀行業盈利的貢獻事實上並不太多。

一帶一路國家 投資帶動消費

從投資類別來看,加息時期甚至在滯脹風險下,都不妨更多考慮固定收益類投資。債券類投資在市場波動中相對抗跌,發行人定期向債券持有人支付固定的金額作為利息,為投資者帶可預測的「固定」收益。基準利率的上升,則令固定收益資產的回報水漲船高。只要發債體相關國家或企業具有明確的還款能力,收益將是相對可靠的。

從區域上看,與其關注經濟增速很可能走向放緩的歐美發達國家,倒不如關注部分經濟較穩健的新興國家。在美元升值下,固然有小量新興國家出現滙率大幅波動,但更多新興國家由於貨幣便宜,在全球市場競爭中其實獲得價格優勢,有利他們的外貿表現。例如中國消費者可能逐漸發現菲律賓、印尼等地商品開始變得便宜,從而更多購買這些地區產品,這就有利於這些國家的外貿企業。

在這類新興國家中,大家又不妨對「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加多一份關注。由於一帶一路的建設涉及大量公路、橋樑、鐵路、水利等基建設施的資本投資,令這些國家居民獲得穩定工資收入,在中長期會帶動內需消費,並對這些國家的經濟形成長遠的支持。

吼固定收益投資 美元債較安全

與此同時,由於在加息周期中美元持續走強,投資需警惕滙率風險,因此投資應盡可能選擇在滙率方面風險較低的資產,例如美元資產。以固定收益類投資為例,標的方面大可以放眼全球不同的國家和企業,但選擇美元債,肯定是相對風險較低的。

金融危機十年後的今天,全球正走到另一個十字路口。假如未來經濟真的出現風險,政策是否還有足夠的調整空間?這應當引起監管者的思考。對於普通投資者而言,則需要開始走出「經濟復甦」的思維定式,衡量可能出現的風險,調整投資部署。

面對利率上升,增長前景存疑,甚至可能走入滯脹的經濟,投資者宜制定安全的投資策略。(資料圖片)

撰文 : 鄭達成 平安資產管理(香港)執行總經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