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學體驗「優學」 讓孩子走得更遠

評論‧世情 2018/09/28

分享:

2015年的暑假,有6個家庭,他們的子女分別是4位升中一、2位升小五,走在一起做了一個特別的決定,讓孩子們一年不上學,進行一個他們叫「優學體驗年」的活動。究竟他們為甚麼這樣做?一年下來孩子們是否只是度過了一個悠長的假期?又學到了些甚麼?

子女力有不逮 催谷如推入火爐

六位小朋友當中也包括了我家的老三。他成績中下,自小學習有點慢,中文比較差,最愛足球。在為他尋找中學的過程中,發現他最大的問題是性格內向、被動,以及不容易和其他人溝通,還有就是可能因為是家中老么,12歲還是好像一個小屁孩,和現在很多教育界都強調的甚麼21世紀領袖、自主學習、解難能力等等,好像一點都沾不上邊。

中產家長普遍都有的煩惱,就是無論你自己唸書有多優秀,也不代表你的孩子也會同樣成功。家長們會各師各法來培養自己的孩子,很多人還是會用傳統的方法,想辦法進名校、找補習、又以不同的才藝班來訓練多元智能。當然成功的例子不少,但如果你的孩子只是中人之「資」,又可以怎麼辦?

硬要把自信不足,力有不逮的老三推進中學,我們覺得跟推他入火爐沒兩樣。留級嗎?又覺得行不通!當時,我們認識了一批在家自學的朋友,感受到他們的孩子是如何在愉快與沒有壓力的環境下長大和學習。

休學一年體驗 加強品格抗逆力

我們沒有信心可以長期和老三在家自學,也覺得學校的種種社會情景還是有助他成長。因此,我們想到了在大學生或中學畢業生中流行的Gap Year概念。既然哈佛大學也可以在錄取同學的通知中,鼓勵他們休學一年,體驗生活,為甚麼小學畢業生不可以依樣畫葫蘆也來gap一下?於進中學前先停一年,以多元活動形式體驗生活,相信對日後適應中學生活會有幫助。

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優學年,令孩子在學校以外,取得一些主流中學沒有的學習經驗。在重新回校之前,強化孩子,不但令他們在品格上能夠加強,也增加他們的基本解難、抗逆、從生活中學習的能力。我們不一定要求自己的孩子成績名列前茅,但卻期望他們將來能對生命有盼望,對生活有熱情,對自己有要求,對他人要友善,對社區要負責。

我們的家長大部分都是雙職,自然不可能以在家自學的形式進行。於是「拍膊頭」以有點尷尬的報酬找了一位社工朋友,幫忙設計活動,並帶領孩子們每星期4天進行體驗式學習,星期五太太(資深英文老師)就帶領他們進行一些基本科目學習。

制度漏洞 一刀切「異類」被忽略

10個月下來,他們主要進行了8大類活動:參觀、地區探索、郊外遊蹤(露營、遠足)、創意才藝活動、3大專題研習、電影欣賞、手作市場擺賣、考驗孩子的勇氣和急才的電台訪問與微電影演出等,當然也有讓孩子純粹玩樂的好日子。內容豐富,不能盡錄,有興趣讀者可參看我與太太合著的《休學年優學路》一書。

我們覺得香港的教育,不光是個別學校、老師的問題,制度層面的不足,似乎更重要。其中一個最大的缺陷,是我們現在的教育體系,對個別同學的問題,並不能進行個別處理。原因一方面是資源不足,而另一方面,也是教育體制中,「主流」極強,「異類」嚴重不足,制度內對行創新的空間太小,形成「一刀切」(one size fits all)的現象。

現在香港中、小學生最需要的,可能不是「堅定不移」的評估政策(TSA, BCA, Pre-S1, DSE),而是更多的空間和時間,和更靈活的課程,讓家長和學校可以更有效地,培養他們的品格、價值觀,與共通能力。

我們不覺得大部分的孩子們需要休學,當然大部分有需要的家庭,也未必有能力進行。我們進行優學年,並不是放棄上學,而是希望能更充分地準備孩子們回校,和有更多時間找到一家適合他們的學校,這正正因為我們還是對「學校」這制度有些盼望,對教育工作者有些期待,也完全明白,現代社會中,學校還是無可替代的一環。

重燃學習動力 成功升讀心儀校

我們知道不少學校,其實都有孩子不是主動休學,而是「被動」地上不了學。我們期盼有心人會為這群拒絕上學或不能上學的孩子,舉辦一些體驗學習和品格教育,令他們重新對生命、對學習產生興趣,然後能找到適合他們的學習模式或學校。

這些孩子大部分是初中同學,其實比我們休學年的孩子更需要有不同的學習經歷。但願這些同學,也能享受體驗學習,重新找到生命的目標、重燃對學習的動力。

最後一提,6位小朋友一年之後,感恩都能升讀自己心儀的學校。當然不是就這樣一帆風順,但都能如常愉快地上學,家長們都看到孩子們的改變,也完全沒有後悔進行這個教育小實驗。

6個快樂的孩子早前參加「優學體驗年」活動,經歷主流學校沒有的學習體驗,一年後孩子們都能升讀心儀學校。(作者提供圖片)

撰文 : 趙永佳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講座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