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發中國消費力 由工資房價入手

評論版 2018/09/29

分享:

9月2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涉及居民消費的吃穿用、住行、信息消費以及文化旅遊體育和養老等多個領域的消費政策。

文件希望以此來重構中國的消費市場,激發中國居民的消費潛能,以消費力的提升重新確立中國經濟的增長點。

文件還提到健全質量標準和信用體系,營造安全放心消費環境,並且提出了5個方面的政策配套,以及改善消費能力,包括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構建公平開放的市場環境、完善財稅金融土地配套政策、深化事業單位分類改革等。

居民收入過低 消費力不足

中國有一個近14億人口的消費市場,如這個市場能真正活躍起來,中國居民都具有較好的消費能力,能輕鬆地消費,那麼中國這個無限大的市場誰能敵之?中國經濟豈能不活躍及強大起來?

在這情況下,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對中國經濟來說,肯定是無足輕重,中國政府根本就不用過多理睬此事。美國總統特朗普想如何就讓他如何去,中國根本上就不需要陪着他玩。

現在的問題是,要讓中國近14億人口的市場活躍起來,就得全面提升中國居民的消費力,就得讓中國居民有錢消費。《意見》希望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財稅金融土地配套等政策,來增加居民的收入,來減輕居民日常負擔。據現有的資料,盡管中國經濟是世界第二大強國,但中國居民的消費力不足美國居民的消費力八分之一,中國居民的消費力與其第二大經濟強國根本上不相稱。

如居民的消費力不足,即使推出最好的消費政策,建立起最好的消費品市場,市場只能望洋興歎。目前國內許多城市的不少商業綜合體,其規模之大及豪華,消費產品之多及豐富,真是應有盡有,商品也琳琅滿目,但賣東西人比買東西的人多,商場銷售十分冷淡,何也?這不僅在於網上購物盛行,更在於居民的消費力有限。

目前,國內居民的消費力不足,既與教育費用過高、醫療制度不健全、社保繳交及高房價有關,也與絕大多數居民收入過低有關,與目前中國收入分配不公有關。比如青島的環衞工人月薪只有2,200元左右,一般商店裏的營業員的工資也只有3,500元左右,像他們這樣的低工資,付得低廉的房租之後,其工資只能夠滿足日常基本生活需求,根本談不上增加消費。

財富分配不公 需改革制度

即使是博士畢業在大學工作,其年薪加獎勵也只是7萬至8萬元左右收入,他們付房租或還房貸後也是所剩無幾。以他們的收入,如不是隔代支持,其消費能力同樣是十分低的。

對於中國的居民來說,要不然是有財產性收入,比如炒作住房賺到了錢;不然就是一綫二綫城市的拆遷戶;或少數利潤水平較高的高管(如金融、IT、國企等);或掌握權力的人,其他絕大多數居民,收入基本上處於較低的水平,即使大學教授,工資收入與美國教授相比也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不通過重大制度改革來改變當前中國社會財富嚴重分配不公,要提升居民消費力是不易的。

當然,盡管上述高收入人群在人口中佔比小,但以14億人口的基數(比如中國現職處級以上的幹部就有近80萬,如加上退休人數還得翻幾番),僅這些人消費,中國就有一個巨大的市場。但如何提高中國絕大多數居民的收入水平,則是提升中國居民消費力最為重要的方面。最大障礙還是與政府權力過度主導經濟資源分配有關。這種分配方式既無效率,也不公平,讓絕大多數財富流入少數權力人手中。

當前中國居民整體的消費力弱,還與高房價有關。這裏所指的高房價,有兩個層次方面的意義。一是指居民購買住房的價格過高。一是居民租住住房的租金過高。

按聯合國調查,合理的房價應是按照家庭收入水平(中位數),購買一套住房為3至6年收入足以支付。但深圳的房價居民收入比曾達到74,一綫城市也在50以上,現在即使是三四綫城市,其房價居民收入比也達到20至30以上。全國這些一種房價水平怎麼樣說都是高房價,但政府及住房炒作者都把其忽略。甚至於房地產宏觀調控要希望把房價穩定在這樣的一種水平上。國內居民的消費力從何來?

合理的住房租金應該是不超過租賃住房者收入的三分之一,超過這個數字,住房租金就過高了。比如目前北京住房租金佔租賃者收入一半以上,其租金就是過高。此外,不能以房價租金比作為基數認為住房租金過低。因為,房價租金比是投資者的收益率,在高房價下,房價租金比肯定是低的。所以,就這兩方面來說,中國房價都處於極高水平。

高房價對居民消費具有嚴重的擠出效應,居民的消費能力自然會全面減弱。目前市場上流行一句潮語是,「高房價是最好的避孕藥」。因為高房價不僅讓年輕人結婚年齡全面推遲,因為要花更多的錢準備婚房。即使結婚後,因為要還住房貸款,其消費能力嚴重擠出,生活壓力過大也不敢生小孩。

從這幾年國內居民住房按揭貸款快速增長來看,國內居民購買住房債務負擔快速增長。比如2016年,估計全國三四綫城市住房銷售總金額為4.72萬億元,居民自有資金投入1.25萬億元,3.47萬億元就是住房按揭貸款,其比重達74%。一綫及二綫城市情況比這會更嚴重。

房價租金飈 內需難真正繁榮

也就是說,近幾年國內房地產市場繁榮及房價快速飈升,都是居民通過全面加槓桿來實現的。這意味着國內居民債務負擔愈來愈嚴重,其他消費所佔的比重也就會愈來愈小。如中國高房價包括住房高租金不解決,居民的消費力要得到快速提升是不可能的。

現代文明社會,居住權是天賦人權,這應該是政府責任的基本要義。但是這些年,政府把居民居住權轉換為政府部門、企業及少數個人牟利和賺錢的工具,讓國內房價及租金價格全面推高。這是政府政策導致了少數人對絕大多數的權利的巧取豪奪,是一代人對另一代人的巧取豪奪。這局勢不改變,絕大多數居民的消費力自然無法提升,國內的內需市場便不能正真正繁榮起來。所以,政府要增加居民消費擴大內需,就得全面遏制高房價。

要激發中國居民的消費潛力,提升居民的消費力,培育起居民的消費市場,就得對收入分配制度進行重大的改革,就得全面遏制高房價,讓高房價回歸理性。

國務院於月中發布文件,希望重構中國的消費市場,激發中國居民的消費潛能。(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