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保護政策 全球重組利中國?

評論版 2018/10/02

分享:

全球經濟正在經歷一個具深遠影響的轉型。各國人口、生產力、財富、權力和願境的改變,催生了這變化,而美國總統特朗普重塑供應鏈結構、改變跨境投資激勵機制,以及限制人員和技術跨境流動的各項舉措,則加速了這樣的轉型。

貿易壁壘=談判籌碼? 低估影響

上述改變所造成的緊張局勢,明確體現在貿易爭端的不斷升級中。盡管新興經濟體出現了某些混亂,但迄今為止,市場對這種針鋒相對關稅政策,反應仍然相對柔和。投資者可能認為這些僅是重新談判(renegotiation)過程的組成部分,而這談判過程將最終制定全球商業合作的新規則--而這些規則能更有利於強者。

但這假設可能低估了問題的複雜性,其中首當其衝的,就是投資和就業在何處被創造的政治敏感議題。就其本身而言,如果將關稅和貿易壁壘視為短暫的談判策略,將不會顯著改變全球投資模式或全球供應鏈及就業結構。

特朗普等保護主義者認為,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的力量,在於能夠遏制作弊和搭便車的行為。這意味措施有助消除與全球化相關的緊張局勢、不平衡和兩極分化。

當然「作弊」是旁觀者的看法。針對特定行業的國家補貼,包括國有企業的優惠待遇,均有可能被視為作弊。同樣可能被視為作弊的,還有要求以技術轉讓換取市場准入、偏向於國內企業的公共採購、接受不安全的工作環境及剝削性的勞工行為,還有滙率操縱。

數碼技術進步 世界走向碎片化

而「搭便車」的界定方法,是相對於一國的能力,她是否對提供全球公共產品,如國防和安全、科學和技術知識、減緩氣候變化和吸收難民所做的貢獻太少。但是否搭便車還要視乎議題本身。

但無論作弊還是搭便車會帶來甚麼危害,解決這些行為,都不太可能導致經濟、社會和政治兩極化的條件徹底消失。畢竟,勞動套利(labor arbitrage)一直都是全球供應鏈組織至少30年來的核心驅動力--當然,隨着中國崛起帶來的重大分配和就業效應,勞動套利的核心動力一直在加速。假使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遵守世貿組織規定,就認定他們融入全球經濟所帶來的分配效應會就此消失,似乎不太可能。

那麼關稅的真正目的是甚麼?特朗普感興趣的或許只是公平競爭,在實現公平競爭的情況下,他將接受環球市場結果。但更合理的是,這僅僅是其戰略的組成部分--愈來愈多國家的領導人開始呼應上述戰略--那就是通過主張國家優先和高舉主權,來贏得選票。

上述努力正在推動世界日益巴爾幹化。此外,技術進步,特別是數碼技術在國家安全和經濟表現方面所帶來的挑戰和擔憂,也在驅使世界各國進一步走向碎片化。

思想傳播全球化 邊境難阻創新

15年前,很少有人能夠預測像谷歌或面書這樣的大型平台將成為圖像識別、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汽車(包括軍用汽車)研發領域的關鍵參與者。但事實是這樣的情況的確發生了。事實上,谷歌現在已成為一家國防承包商(盡管它可能不會續簽合同)。

鑑於上述研發的安全影響,以及諸如數據隱私和安全、社會分裂及外國干預選舉等一系列問題,各國不願放棄監管互聯網。但他們同樣不願將監管委託給一個超國家機構。結果導致許多國家將權力掌控在自己手中,從而使各國在互聯網監管方面的分歧日益加大。

為體現上述計劃的國家安全傾向,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和監管範圍--該機構負責審查外國對美國企業或業務所有權的國家安全影響--最近得到了擴大。

盡管做出了這些努力,但現實依然是,創新無法輕易被國家邊境所阻擋。相反,未來全球化最重要的領域,可能就是思想的傳播。

雖然這可能加劇國家安全計劃的複雜性,但也創造出巨大的商業新機遇,盡管面臨着強勁的貿易逆風。現在已出現了大量創新的數碼化商業模式,尤其是在新興經濟體,其中不少可以成為包容性發展的強勁引擎。具有開放式構架和低門檻的數碼化生態系統,便是擁有巨大經濟潛力的新興模式的一個例子。

還有一種關鍵力量,將決定未來數十年全球經濟將如何發展:那就是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目前為止,還無法準確預測雙方競爭將採取的形式。但顯而易見的是,全球經濟的每個組成部分,都將受到中美的合作及競爭組合所影響。

美國對抗盟友 損失較好處多

面對強大的競爭對手,人們可能期待美國會推行一種戰略--重點是建立、擴大並鞏固與天然盟友的聯盟--也就是說那些具有類似治理結構,並對國際合作和開放市場所帶來的好處持相同見解的國家。相反,特朗普卻疏遠了長期盟友並攻擊多邊框架和機構,並同時在對抗中國上,迅速將關係演變為雙陣敵對的局面。

這一策略十分怪異。無論特朗普認為通過對抗天然盟友能夠得到甚麼樣的好處,但與由此造成的損失相比,都將相形見絀。美國及其傳統盟友間的分裂如果成為全球新秩序的永久特點,必將導致世界市場民主國家陷入更深的分裂之中。

隨着中國穩步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這無疑將會朝着有利於中國的方向改變長期的權力平衡。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愈來愈多國家領導人如美國總統特朗普等,開始通過主張國家優先和高舉主權的戰略作手段,來贏得選票。圖為特朗普上周出席造勢大會。(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邁克爾‧斯賓塞(Michael Spence)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及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8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