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調升 將礙公屋申請?

評論版 2018/10/03

分享:

近日有關注團體指出,有年輕人為免收入超出申請公屋入息限額,情願不獲加薪。或許會有人認為這些年輕人不思進取,但無可否認的是,近年本港住屋租金的升幅,確實讓部分人吃不消。

適逢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會)快將就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提交建議,據報升幅可觀,是歷來之冠。這不禁使人疑問,未來最低工資會否升至一個程度,令一些正在捱貴租的低收入人士,情願每天「返少一兩個鐘」,確保自己符合上樓資格?

免超入息限額 青年寧不加薪

據悉,委員會中的商界代表,同意將最低工資由現時34.5元,增加至37.5元,勞方則爭取增至40元。兩者看似相差無幾,但積少成多,對僱主的負擔和低收入人士的處境,也有顯著差距。

以2018/19年度申請公屋的入息限額(入息限額)為例,就兩人至四人家庭申請而言,計入法定強積金供款後的實際入息限額,分別是18,526元、23,568元以及29,389元。假若新的最低工資定為37.5元,當一個家庭中有兩人以最低工資每天工作9小時,每月工作26天,其每月總收入為17,550元,並不超過任何入息限額;而採用40元水平的話,其每月總收入將達到18,720元,剛好超過二人家庭的入息限額。

上述情況只屬極端例子,而且計算方法粗略,不能作準。不過,由於最低工資和入息限額的調整幅度向來不一,難免會令人產生懷疑--未來會否真的出現家庭成員只收取最低工資,收入卻超出入息限額的現象?

若參考對上一次最低工資水平的調整幅度,以上的懷疑或許會被指是「想得太多」。在2017年,最低工資由2015年的32.5元,增加6.2%至的34.5元,增幅粗略上低於一人至四人家庭申請公屋的入息限額同期變化。不過,考慮到一人至四人家庭的入息限額2017至2018年只上升了3.2%,若最低工資水平在2017至2019年間提高超過一成,有人懷疑來年的入息限額升幅無法「追上」最低工資的變化,實在不足為奇。

名義工資指數 反映收入變動

不過,政府亦曾因最低工資出現,而為入息限額的檢討機制進行調整。事實上,其中一個公屋入息限額計算元素--名義工資指數,亦是在香港房屋委員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小組委員會)於2013年2月7日會議上通過後引入,以適時反映收入變動。

由於名義工資指數涵蓋非經理級及非專業級職業組別,而這些組別人士最有可能申請公屋,因此小組委員會認為,名義工資指數變動是衡量公屋目標群組的收入變動,以及反映法定最低工資對收入影響的合適標準。

小組委員會的說法或可釋除部分人對機制計算所得的公屋入息限額偏低的疑慮,然而,比較各參數時,亦不難看到住屋開支上出現的另一個疑惑。公屋入息限額檢討機制以住戶開支為計算基礎,當中包括住屋開支。住屋開支是由「與公屋單位相若的私人樓宇單位每平方米租金」乘以「參考單位平均面積(即編配予公屋申請者的平均面積)」後所得來。小組委員會文件顯示,前者取用單位實用面積為69.9平方米或以下的私人樓宇單位數據計算,並調整為每平方米室內樓面面積租金。

中小型單位 租金升幅差距大

另一邊廂,「參考單位平均面積」則視乎家庭人數而有所不同。較多公屋住戶的家庭人數在六人以下,但以平均面積而言,只有六人單位超過40平方米。在此情況下,選用69.9平方米或以下,作為界綫的數據計算租金能否反映申請者現時實際面對的租金水平,值得參詳。

盡管不論是40平方米以下的單位(小型單位),抑或40至69.9平方米的單位(中型單位),近年都面對租金上升的情況,不過,後者的平均租金一直少於前者,而中型單位的租金漲幅,亦較小型單位低。

以差餉物業估價署在2015年第四季及2017年第四季的租金指數為例,小型單位(40平方米以下)的增幅達18.6%,較中型單位(40至69.9平方米)13.4%的升幅,高5.2個百分點。

雖然上述數據難以與公屋入息限額機制中的租金參數直接對比,不過,在中小型單位租金升幅有明顯差距,而不少公屋申請者亦指其原有居所空間狹小的情況下,如何準確評估申請者的租金開支水平,值得社會深思。

最低工資委員會快將就新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提交建議,或令人疑慮會否出現家庭成員只收取最低工資,收入卻超出申請公屋入息限額的現象。(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