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師媽咪出教材 用遊戲教育ADHD兒子

副刊版 2018/10/05

分享:

若孩子確診有ADHD,父母多會非常擔心,大專講師王菲(Fay)的6歲囝囝,7月時確診,她謂自己不會視ADHD為絕路,縱然ADHD的兒童,有的會沒法專心,有的會過動,但他們同樣可以發展出其他優勢,在乎父母看法和態度。

Fay已計劃讓大仔Lukas留班讀K3,她謂小朋友文字敏感期由4歲開始,但大仔5歲仍寫不到26個字母,故感到他有障礙,測試後發現他有學障傾向,並確診是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她謂早前陪小朋友去作不同治療,同時發現是她遺傳了ADHD給兒子。

「ADHD有兩方面,一是不能專注,常發白日夢,但他們可以很乖。我小時候傾向專注力不足,會忽然站在行駛中的單車座位上。我記得小學老師給我的評價是常沒記性、粗心大意,但卻說我很聰明。」她謂幸好父母非常正能量,會欣賞及支持她。「我在大陸讀書,讀的是實驗小學,有很多課外活動,例如在野外捉昆蟲做標本、煮飯、搞發明、學編程……雖然是大班上課,但功課不深,我印象中沒有溫太多書,故我童年很快樂。」她強調童年時父母也沒有催谷她要學這學那,反而孕育了她的獨立性格。

「我來港讀小六,那時只有英文追不上,自己去報讀夜校補救。我喜歡行山,也是自己找愛丁堡獎勵計劃(現為香港青年獎勵計劃),雖然我有障礙,但我同時有能力。」她舉例執行力方面一向較弱,要在死綫前迫自己衝,信用卡、借書是經常過期,幸而對學業、工作仍控制到輕重。「我想ADHD只影響我一部分,相信對我囝囝也一樣。」因自細腦筋靈活,點子太多,故大學讀營銷和公關,10年前兼職教大專和去年為一間出品矽膠用品「ufixx」擔任營銷總監,並因利乘便,今天用回公司產品研究學齡前幼兒教材,幫大仔學習,也因兒子之故成立家長自學平台uschool×FamilyGo。

用骰仔玩遊戲培養興趣

孩子將留班讀K3,她強調以往對囝囝學術沒要求,一直很放任,更為他成立了香港景點搜尋器「FamilyGo」,方便出去遊樂,及後發現Lukas K2只寫到5至6個字母,便感到不可以不理。

Fay會自製圖卡,幫Lukas用遊戲記憶容易混淆的字,去年更研製「Ufixx silicone abc學習套裝」,希望用遊戲增進Lukas的學習興趣,教材有一粒矽膠搖骰,並歸納了幼稚園要學習的常識、文字、數學等知識小膠片。矽膠質材是採用ufixx專利的排氣方法,能把膠片如同抽真空一樣緊貼到不同平面上,並且容易撕下及刷洗。她謂以往也會把黑白的矽膠片帶出街,在上面畫東西及貼上花花膠紙變成棋盤。

「因為孩子都喜歡骰仔,故我把它變化,用骰仔來學字、認圖,並設計了4款工作紙放在膠版上。小朋友用來自己管理時間,在上面練習畫圖型次序等等,訓練小手肌。」4款工作紙中有圖案筆順和working list,她謂囝囝寫中文功課及抄寫英文字,字母和字母間會突然隔空很多,因此她把矽膠剪裁成功課本樣式,當他抄寫功課時,便先臨摹一次,貼在上面幫他對位,因紙條可以撕下來刷掉字重用,故非常環保。」

她現在成立FamilyGoLearning網上平台,供家長共享育兒法,分享資源。因有媽咪欣賞其教材,便提出讓她的情緒公仔融合它的學習教材上。「我的設計內容有限,但它可以結合任何創意,例如有教育中心把它們的英文工作紙放在平台上,供媽媽們下載,用骰仔跟小朋友創作教育遊戲。」她希望未來能用平台召集一班SEN學童家長和孩子,為他們舉辦活動。「面對教育SEN學童,不可單打獨鬥。我覺得集思廣益很重要,而不是屈住自己憂心。」

Fay強調當大仔確診時並沒有晴天霹靂,反而激勵自己找方法,成立家長自學平台FamilyGoLearning。(陳智良攝)

有人說ADHD往往讀書成績不好,她謂SEN小朋友有不同情況,孩子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會很專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人說ADHD往往讀書成績不好,她謂SEN小朋友有不同情況,孩子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會很專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SEN學童一般需要多點感官經驗。(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孩子都喜歡觀察骰仔。(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她和丈夫教育方向一致,不會單用成績一把尺去評估小朋友,以免挫敗小朋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膠片如同抽真空一樣緊貼到一般素材上包括書本,並且容易撕下及刷洗。(陳智良攝)

她把矽膠剪裁成課本樣式,當大仔抄寫功課時先臨摹一次,貼在上面幫他對位。(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教材附有4款工作紙,其中的working list供小朋友填上生活目標。(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文 : 胡麗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