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山竹」教訓 樹木辦須整頓

評論版 2018/10/08

分享:

上周四(10月4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政務司司長張建宗連同多位局長一起交代政府就強颱風「山竹」所做的各項工作。有報道指張司長拒絕就政府沒有宣布全港停工一天而道歉,我認為有關指控是捉錯用神。

政府漏招 盡早持續通知市民

正如新民黨常務副主席黎棟國指出,政府的緊急應變中心當晚應該通宵收到各種路面及交通狀況報告,應該盡早及持續通知市民,市民自然會調節出門時間,若市民不在同一時間趕返工,那天新界東的震撼性迫爆場面便可避免。黎棟國做過保安局局長,這方面的危機處理工作,他最清楚。

嚴格來說,政府是漏了「盡早及持續通知市民」一招,但這些是行政措施,要求立法並不恰當。要求「停工放假」更是概念上的錯誤。政府因應市面的災害情況,發出指引,呼籲市民留在安全地方,原意是避免危險,那不是放假。

「溫黛」618雨災 改善樓宇山坡

誠然,香港在「山竹」肆虐後滿目瘡痍,卻沒有失去一條人命,值得驕傲。不過,有評論以六十年代的「溫黛」風災奪去183條人命比較,我則認為兩者相距56年,隨着香港的城市化發展,受災類型已經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溫黛」風災發生在1962年,那時候新市鎮沙田還沒出現。十號風球「溫黛」風暴潮把海水推往吐露港,沙田、馬料水等地遭淹沒,大量住在山谷、低窪地區、木屋寮屋居民淹死,最終造成183人死亡,7.2萬人無家可歸。政府則是在70年代才就沙田新市鎮計劃填海,把山上規劃為火炭工業區,城門河兩旁則發展為房屋區。「山竹」沒有人命傷亡,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木屋寮屋居民已經「上了樓」,居於安全樓宇。

「溫黛」是風災,另一場對香港影響深遠的災難,是1972年的「618雨災」。那天,香港持續暴雨,觀塘雞寮安置區及港島寶珊道均發生嚴重山泥傾瀉,前者有70多間木屋被山泥淹沒;後者更嚴重,山坡上大幅山泥滑落,衝力直接推倒整幢12層高的旭龢大廈,電視畫面如今仍歷歷在目。這場災難造成138人死亡,71人受傷,死者大多是遭活埋。

這場災難促使政府正視山坡管理,於1977年成立土力工程處,負責全港山坡的設計、建造、維修,建立了完善的斜坡安全系統。41年後,「山竹」沒有引發山泥傾瀉,沒有人因此被活埋,證明土力工程處多年來工作見成效,是隱形英雄。

吹倒5萬棵樹 樹木辦不及格

相反,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變成眾矢之的。隨着香港的城市化發展及綠化要求,市面上種了很多樹木,卻因為種錯樹、巨樹淺種、石屎地樹根淺、病樹危樹等問題,近5萬棵樹被「山竹」一次過吹倒,衍生阻塞道路,癱瘓交通等問題,反映樹木辦沒有發揮效能。

體制上,樹木辦應否隸屬發展局值得商榷,香港幾位樹木專家均不在政府體制內,而樹木辦總監高韻儀卻正正是高級土力工程師,專長是斜坡安全,卻沒有樹木管理的相關資歷,終由「山竹」派發不及格的成績表。

平時工作沒做好,災後樹木辦也沒出面統籌塌樹處理,政出依然多門,要依靠市民、義工、退休紀律部隊自發鋸樹、清理樹枝,十分諷刺。

考驗政治智慧 防災刻不容緩

大型災難從來都是領導人政治反應、領導能力的考驗。十年前,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時任國家總理溫家寶在災後一小時已出發前往災區,親自指揮救災、打氣、慰問災民。

他拿着大聲公爬上斷牆喊「部隊正在搶救你們!」、彎着腰向被困孩子喊「孩子挺住,我是溫家寶爺爺!」等畫面,深得民心,贏盡國際讚譽。十年後,與「山竹」同期的風暴「佛羅倫斯」(Florence)蹂躪美國東岸北卡羅來納州,總統特朗普也有親到災區派飯盒給災民,表示關懷。

但香港政府領導人沒如此政治智慧,只看重高鐵及酒會,輕視市民受災感受,落區慢十拍,難怪市民怨氣深重。政府應該汲取「山竹」教訓,在下一波風災來臨前,整頓樹木辦,落實完善的樹木管理政策、鞏固沿海地區防波設施等,有大量工作要做,刻不容緩。

近5萬棵樹被颱風「山竹」一次過吹倒,衍生阻塞道路,癱瘓交通等問題,反映樹木辦沒有發揮效能。(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