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交惡 如何止戰?

中國版 2018/10/10

分享:

黃金周之後,世界變了面孔,美國副總統彭斯對中國不留情面的演講已被廣泛視為中美關係全面交惡的訊號,國務卿蓬佩奧短暫而充滿火藥味的訪華之行更加重了這一判斷。

彭斯幾天前的演講令世界震驚,被認為是美國對中國發表的「新冷戰宣言」,甚至有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將其與當年列根總統「邪惡帝國」演說類比,認為美國意在將中美摩擦從貿易層面擴大至全方位的對抗。

40年蜜月告終 中美無理可講

事實上,若從內容看,彭斯大部分是重複特朗普和班農已經提出過的觀點,而且作為旨在強化對立的「檄文」,內容勢必片面主觀。但是,彭斯演講所傳遞出的訊號卻相當重要,是美國昭告天下結束中美過去40年的「蜜月期」,徹底轉變對中國的態度,將中國鎖定為敵人。

有北京政治觀察家指出,彭斯演講之所以引起巨大關注,在於將中美交惡按下快進鍵的,不是言行極端的特朗普和班農,而是以理性嚴肅政客形象示人的彭斯,而如此全面闡述美國對華政策,也顯示這不是特朗普式的一時興起,而是深思熟慮的結果。

更重要的是,美國作為一個決策過程緩慢的國家,不會輕易決定一件事情,而一旦形成共識,就很難輕易改變。對於中美關係,十幾年來持續不斷的「鬥而不破」亦是持續積累意見的過程,一旦這些意見逐漸上升為憤懣和成見,進而形成多數人認可的決策,就會成為一種新的政治正確,即使中國在很多方面感到無辜或者被誤解,但未能及時消解,就沒有道理可以講了。

中美關係現在正是到了沒道理可講的時候,中美外長在會晤之後也直言不諱表示雙方在很多方面存在「根本性的分歧」,意即雙方均無讓步和妥協的打算。面對美國不再掩飾的遏制意圖,中國應該如何止戰?

倡減稅降費 以戰止戰非上策

中美對抗,比的是雙方的承受力。彭斯發表演講之後,中國人民銀行在長假結束前一天祭出降準以穩定信心,但仍未止住股滙雙雙大跌。相反,美國經濟正處於最好時刻,二者相爭,優勢不在中方一邊,如此看來,以戰止戰對中國來說並非上策。

中美進入對抗階段,對中國來說,是過去40年熟悉的改革開放環境面臨變局,對內改革與對外開放相比,過去更多是依靠外部力量倒逼內部改革,當外部優勢不再,未來則須更多依靠對內改革,以帶動對外開放。

愈來愈多的經濟學家呼籲,下決心進行實質性減稅,令實體經濟恢復信心,已到只爭朝夕的時刻。事實證明,寬鬆的貨幣政策對經濟的刺激作用已非常有限,甚至還會加劇信心危機,惟有更加真誠的減稅降費,為企業減負,才能從根本上修復信心,恢復經濟造血功能。

其次,中國經濟正在從外需導向到內需導向轉型的過程,要激發消費成為新動能,除了對個人和企業減稅,也要真正釐清政府與市場的關係,向「小政府、大社會」轉型,將政府投入重點從基礎設施向養老、醫療、教育傾斜,根治房地產泡沫,既有利於恢復內部信心,也可取信於國際社會。

新冷戰帷幕或正在拉開,對中國來說,期待美國重拾善意的空間愈來愈小,惟有盡快轉換應對思路,以真正的改革實現自我突破,才是化解衝突的根本路徑。

撰文 : 高青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