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槤與我

副刊版 2018/10/11

分享:

帶團去馬來西亞之前,朋友問我會不會帶人去吃榴槤。

我說不會了,因為我不吃榴槤。馬來西亞到處可以吃到榴槤,如果哪位團友想吃,我找人帶他們去就是。

我之所以不吃榴槤,是因為在還沒吃榴槤之前,已經聞過人家吃了榴槤喝了汽水之後打出來的嗝。聞過那種飽嗝,我就不吃榴槤了。

那次恰巧也是在馬來西亞,三十多年前,跟TVB的藝員去馬來西亞宣傳電視劇。一天下午有空,同行的朋友就聚集在酒店外一家士多店裏,坐等紅肉榴槤。

那紅肉榴槤據說不能人手摘,要等它熟透了從樹上掉下來,才是極品。那次,一班香港人就很有耐性等在那家士多舖裏,等着榴槤園的工人駕着長單車,一個榴槤一個榴槤送到,然後一面喝可樂一面吃榴槤。我有點事要出去辦,所以不在他們的行列之中。

等我辦完事回來,榴槤大會也剛剛結束,一班人一邊跟我說紅肉榴槤多麼甜美,一邊對着我打飽嗝。

從此,我怕了榴槤。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