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聲笑 黃霑那些年回顧

揭鮮為人知軼事 愛女也未聞

要聞版 2014/08/19

分享:

一代才子黃霑離世10年,繼早前社會學家梁款利用其家中遺物推出網站《黃霑書房》,由相識多年的友人為他策劃的回顧展,今天亦正式對外開放。

向公眾揭露鮮為人知軼事,勾劃其各項成就,如竭力協助拍檔創業、甚至公司上巿,部分連霑叔幼女黃宇詩亦不知曉。

青年廣場昨舉行「滄海一聲笑」黃霑回顧展揭幕禮,霑叔生前好友如前廣告人紀文鳳、長青藝人劉兆銘、八和會館名譽會長崔頌明等皆有出席,欣賞各界借出的霑叔舊物,包括高志森導演借出的臨摹墨寶、製作人丘亞葵借出的照片,以及其母校喇沙書院準備的校刊文章及訪問等。

黃宇詩說,看到父親1972年的歌唱比賽司儀舊照後,始發現「原來我也有一點像他」。她表示,以往看到父親風趣、好動及正經等多變個性,跟公眾感受到的相差無幾,惟父親鮮提及生意,關於亡父促成無綫前「騷王」蕭潮順創業再上巿的故事,以往聞所未聞。

借知名度 助友內地打「江山」

不少人知道黃霑電影生意失敗後,曾潦倒得要寄住友人灣仔辦公室,而未知他於1993年曾獨具慧眼,鼓勵《江山如此多FUN》監製蕭潮順,合組好合拍多媒體集團,7年後成為上巿公司。霑叔當時不止空談,而是親自請來劉德華入股,又找來投行區域總監協助栽培蕭潮順。蕭潮順說,當《江山如此多FUN》成功後,擔任主持的黃霑出面,將節目拍成內地版,又無條件借知名度協助打進當地巿場。

霑叔的音樂作品達2,000首,跟顧嘉煇合作的劇集主題曲港人耳熟能詳,惟原來兩人首次合作,卻是由殿堂級歌手潘迪華1971年的華語音樂劇《白孃孃》所撮合,劇中的《愛你變成害你》一炮而紅。黃霑是少有用口琴而非鋼琴或結他等傳統樂器作曲或填詞的人,但據《黃霑書房》的錄音,黃父曾認為學口琴是不務正業,揶揄他可於醫院為死者吹嗩吶維生。不過,霑叔5年級時就成為學校口琴隊隊長,16歲再拜師名家梁日昭,香港口琴協會駱英棋更視他為本地樂手中的代表人物,2002年籌辦亞太口琴節時曾邀他作顧問。霑叔因病婉拒,但提出表演必須夠「爛」(即爛玩),至今仍令駱相信,口琴音樂要雅俗共賞。

口琴要「爛玩」 電影「最愛亦最痛」

若霑叔不曾在詞壇發熱發亮,以其精準文字,勢會在廣告壇再上層樓。紀文鳳1970年代的成名作,本為「維他奶,唔係汽水咁簡單」,正是霑叔建議才改為更悅耳的「點止」。60、70年代廣告界由外籍人士主導,黃霑曾任職全港第二大華美廣告公司的創作總監,打破洋人壟斷,本地化、簡單易明及聚焦品牌名字,皆是其成功之道。黃霑80年代賣掉一手創立的廣告公司「黃與林」,投資數百萬元開拍《笨賊占》,卻無法開拍,3年後損手離場。

胎死腹中的還有《調景嶺風雲》。據《黃霑書房》,跟黃父南來定居尋找自由的霑叔,珍藏10頁寫着「調景嶺 is a symbol,調景嶺是(國民黨)老兵,極愛國的中國人的代表」的手稿傳真。策展的潘麗瓊相信,電影是黃霑「最愛亦最痛」的一個夢。

黃霑家中負擔不起鋼琴或結他,首支口琴賣5塊半,他共儲了半年零用錢才買到。(資料圖片)

圖為黃霑生前常用口琴型號。(馮漢柱攝)

黃宇詩說以往不覺得自己長得跟父親黃霑相像,但看到父親1972年的舊照卻改變了想法。(姚沛鏞攝)

黃霑曾說自己的中文字筆劃清楚但難說漂亮,惟觀其手抄心經,字體秀麗。(馮漢柱攝)

黃霑在喇沙就讀9年,更曾擔任Head Prefect。其母校在回顧展,提供不少珍貴相片及資料。(馮漢柱攝)

新晉組合Veloz昨日在揭幕禮表演重新編曲的霑叔名作《獅子山下》及《男兒當自強》。(馮漢柱攝)

撰文 : 姚沛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