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表演研「共治」 規管始成事

評論版 2018/10/20

分享:

近日時代廣場業主入稟高等法院,民事控告某街頭表演組織及相關的街頭表演者表演時造成廣場地下公共空間阻塞和發出噪音,並稱有關音樂或其他形式的街頭表演不屬於公契所指的「靜態康樂活動」,要求法庭頒布禁制令,阻止他們在該處表演,同時申請索償。

有街頭藝人擔心,若法庭通過禁令,可能會令更多私人管理的公共空間業主效法時代廣場禁制街頭表演。

自今年8月旺角行人專用區試驗計劃正式終止,原先活躍於旺角的街頭表演者逐漸轉戰各區,上述時代廣場前的有蓋公用區和尖沙咀海旁一帶,都是其中例子。街頭表演散落四周,其潛在問題也從旺角擴散到不同區域。有油尖旺區區議員表示,「殺街」後陸續接到商戶和居民有關尖沙咀海旁的噪音滋擾投訴,從每月一兩宗升至十多宗。

平衡各方需要 預演審批才發牌

要處理街頭表演者與附近商戶和居民的矛盾,向來不易。在旺角「殺街」前,曾有立法會議員聯同政府部門人員「落區」派發傳單,呼籲表演者減低聲量,寄望以柔性方式力挽狂瀾,惟成效不彰。至於上述訴諸法律禁制街頭表演行為,據報被告的街頭藝人旋即同意暫時不會在該處表演。做法雖看似「立竿見影」,卻難免惹來以大欺小的非議。在軟硬之間,是否存在一種管理模式,可平衡街頭表演者與公眾人士的需要?

其中一種管理模式,是對街頭藝人直接進行事前規管。例如現時西九文化區就有「街頭表演計劃」,訂定指引,既認同街頭表演是城市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也希望以指引為基礎,讓街頭藝人與公眾人士和其他使用者互相合作和尊重。

指引規定表演者在演出時,須展示事先向管理局申領的「街頭表演許可證」。申請許可證時,表演者須向管理局演示其項目至少5分鐘,而可表演時間、場次安排,以至音量(兩米內少於85分貝),也有相關規定及限制。指引強調,如果街頭藝人遵循規定,觸犯本地法例的可能性不大。

就街頭表演採取預演審批的發牌規管制度,也是現時世界上許多城市流行的做法,包括倫敦、東京、新加坡和台北。當中新加坡甚至要求街頭藝人在預演前必須參加工作坊,幫助其熟悉指引要求。

事前規管恐窒礙表演 英澳碰壁

事前規管雖可免卻許多麻煩,但部分城市的政策制定者也顧慮到會否因此過分窒礙街頭表演。例如英國的卡迪夫市(Cardiff)曾因應遊客和商戶的投訴,而計劃在今年7月起實施許可證安排,要求街頭藝人必須事先遞交試鏡片段,但在市議會領袖Huw Thomas質疑有關改變過火後,計劃終需擱置再議。

在英國倫敦,更有街頭藝人認為當局的預演審批制度,在本質上與街頭表演精神格格不入。此外,也有街頭藝人擔心審批制度會排斥初學者,亦有人質疑在官方審批機構工作的人員,認為他們往往具備表演相關學位,但不了解街頭表演。在澳洲墨爾本,去年曾嘗試將預演審批過程開放給公眾參與,卻又引起一些資深街頭藝人的強烈反感,有人更批評該制度彷彿視街頭藝人為動物園中的動物。

有街頭藝人認為,解決矛盾關鍵,在於監管部門能否與街頭藝人之間進行更好的協作。在英國伯明翰,市議會認為街頭表演能為市內街道和公共空間帶來活力,並採取「投訴後處理」的監管原則,更在官方指引文件中言明在市內公共空間進行的街頭表演活動,並不需要領取牌照。

不過,值得留意是,伯明翰市的指引對何謂「街頭表演」(Busking)作出了定義。表演形式包括在公共空間進行的即場音樂、舞蹈、戲劇和展演藝術表演;演出目的則包括娛樂、與公眾互動,以及收取自願捐獻。在香港,西九文化區則將「街頭表演」定義為「任何人士在公眾地方進行現場演出以娛樂他人」,亦有說明演出方式包括是演奏樂器、演戲、舞蹈或展演藝術品等,但沒有特別強調與公眾互動和收取捐獻。

藝團把關 「四步走」機制可投訴

據香港中文大學在2015年年底發布的「街頭表演者人口普查」,估計當時香港活躍的街頭藝人有300人左右,在成功訪問的188位街頭藝人當中,近35%受訪者表示「從不」或「甚少」主動提供捐獻的途徑;接近九成表演音樂,只有7%表演舞蹈,2%表演雜技及1%表演戲劇。

上述伯明翰市議會的街頭表演指引,是由議會與街頭藝人團體Equity、Keep Streets Live,以及the Musicians' Union共同制定,經諮詢後在2016年底正式通過。這些團體在業界有一定代表性。以Keep Streets Live為例,它成立於2013年,宗旨包括促進、支持和宣傳街頭藝術活動;幫助街頭藝人與社區其他持份者建立良性關係;以及就與街頭表演相關的法例及政策提出修訂建議。至於the Musicians’Union則是英國法定工會,代表該國超過3萬名音樂人的權益,為會員關注的事項發聲。

就香港公眾關心的噪音問題,伯明翰市的指引沒有硬性規定分貝水平,認為大部分問題可經對話解決。不過,若糾紛仍然無法解決,公眾人士可循市議會提供的「四步走」機制,投訴相關的街頭藝人。

「四步走」的第一步,是到市議會網站填寫投訴表格,向市議會報告,填寫內容包括投訴人姓名及聯絡資料,糾紛發生的地點、街頭藝人的身體樣貌特徵、問題何時出現,以及如何影響到他人等等。其後,市議會會派員視察被投訴的藝人是否有錯,如果市議會認為該名街頭藝人並無不妥,就不會有下一步行動。但若認為確實存在問題,市議會會以書面向有關街頭藝人建議改正方法。與此同時,街頭藝人也可向當局的爭議解決小組(dispute resolution panel)申請建議、調解和仲裁。

藝人間需增合作 解爭場地問題

值得留意是,上文提及的部分街頭藝人團體,有權要求派駐正式代表參與小組的調解過程,以確保各持份者的聲音得以平衡。不過,如當局仍認為該名街頭藝人存在問題且沒有改善,就會向其發出正式警告信。若再沒有改善,就會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包括處以罰款、起訴和沒收器材設備。

當然,該機制的不足之處也很明顯。雖然它致力於仲裁調解街頭藝人與公眾人士之間的爭端,但較少着墨藝人與藝人之間可能爭奪場地的問題,只在指引呼籲街頭藝人之間宜加強合作,如自行建立按時交換場地的機制等。此外,即使香港有意引入該套機制,但如果欠缺具廣泛代表性的業界團體,最終亦難成事。

因此,本地的街頭藝人們不妨考慮效法外國團體,建立具代表性的自治組織,這不但有助持續提升整體質素,對日後決定規管措施的走向,都有一定作用。

自今年8月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終止 ,該區的街頭表演者轉戰時代廣場前的有蓋公用區和尖沙咀海旁一帶等。(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