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智囊:中美緊張 非新冷戰

難完全脫鈎 大國競爭時代需重新定位

中國版 2018/10/22

分享: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一席演講令中美關係再度惡化,外界關注美方已吹響「新冷戰」號角。

中國外交部下屬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沈雅梅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中美關係確走到十字路口,可能會轉向長期性的緊張,但不會完全脫鈎。她強調,過去40年中美友好的「低垂之果」正在被摘盡,雙邊合作需要邁向更高層次,「大國競爭」時代要求中美雙方共同重新定位中美關係,培育新果實。

10月4日,彭斯代表特朗普政府發表了一個火力全開的強硬對華政策演講,如此高規格的一邊倒指摘中國,為近30年來罕有。

隨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閃電訪華以不歡而散結束,並未按慣例獲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外界評價中美關係已降至近40年來冰點。

沈雅梅表示,彭斯演講是去年開始中美關係出現令人擔憂的變化的高潮,「他將過去幾個月對中美貿易不平衡的抱怨、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定位放到一邊,講的更多是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實際上是上升到思想和戰略的層面。」

3大因素 中美分歧加速惡化

她認為,這份演講試圖對2010年以來美國開始進行對華政策反思作一個定論,體現了美國對華挫折感的集中爆發,「美國自己表示,對華政策的出發點是『改變中國』,但始終未能成功,包括所謂擁抱自由的政治制度和美方認為不平衡不可持續的經貿關係,但這種『改變中國』的幻想實際是美國的一廂情願。」

她強調,正是由於雙方存在制度上的根本性分歧,令大家對自己的定位和對於對方行為的解讀截然不同。

羅馬並非一天建成,中美關係矛盾升級亦非突然到來。沈雅梅表示,2010年以來,中美分歧逐漸加劇,包含三方面原因。

(1)中國經濟總量不斷接近美國,雙方的力量平衡逐漸發生變化,雖然並未出現質變或根本性顛覆,但美國時刻警惕,把中國視為挑戰美國霸權的最可能對手,把歷史上的老大老二爭霸悲劇套用在中國身上。這是中美關係趨向緊張的一個結構性因素。

對華強硬情緒 美國社會共識

(2)中美雙方文化差異令彼此的溝通交流經常出現誤解,「若果我們提出『太平洋足夠大,可以容納中美兩個大國』,在我們看來是包容相處的意思,美國人則認為是要和它分權共治,擔憂會動搖美國地位。」

(3)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偏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反建制訴求不僅是針對中國,而是針對全世界,他曾表示:『要把美國曾經給予世界的都收回來。』中國則是特朗普選擇的具體對手。」

沈雅梅認為,這三點令中美之間的對抗性因素,在特朗普政府時期提前到來。

不過,對於新冷戰之虞,沈雅梅則表示,中美雖然進入緊張期,但不會退回到美蘇對抗時期,兩國密切嵌入彼此經貿產業鏈,不可能形成完全平行的兩個經貿關係,而且中國奉行不結盟政策,亦不會出現集團對立情況,「真正走入新冷戰有難度。」

事實上,彭斯演講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重要座標,顯示在情緒上對華強硬已經成為當前美國上下的共識,政策上亦定位「大國競爭」時代。

盼克服困難 結更多合作果實

沈雅梅表示,過去40年中美關係是在「接觸+防範」兩手中進行,雖然競爭未斷,但合作依然佔據兩國關係主導,「現在特朗普政府將中美關係定位於『大國競爭』,中美關係已經進入到一個新階段,過去40年合作的低垂果實逐漸被摘盡,接下來需要把經濟、教育、外交等合作進一步導向利益最大化,則必然要面對更多的結構性問題。在中美關係的轉折點上,中國也需要重新定位中美關係,令雙邊關係克服困難之後結出更多合作果實。」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沈雅梅表示,中美雖然進入緊張期,但不會退回到美蘇對抗時期,認為雙方要真正走入新冷戰有難度。(潘攀攝)

中美摩擦持續惡化,已經從經貿層面上升至意識形態的開火。圖為山東青島港。(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潘攀

報道系列 : 中美貿戰升級系列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