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制度有別 聯招考大學吃虧?

評論版 2018/10/26

分享:

近月關於內地生選考DSE的新聞,令不少家長關心本地考生入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資助學位課程(資助學位)的機會,會否被內地考生影響。

另方面,近年以非聯招取錄的本地學生人數有所提升,反映香港各大學的入學途徑及學生背景更為多元。各種新形勢令人疑問,本地生透過聯招入學(又稱JUPAS)報讀大學,還是否明智之舉?

過去5年 非聯招本地生升近8%

根據現行制度,所有考DSE的學生雖然都可經JUPAS選報教資會資助大學課程,但為保障本地生入學機會,非本地生的JUPAS申請只會與其他非本地生的「非聯招入學」申請一併考慮,與本地生並非同一條隊伍。

話雖如此,但報讀教資會資助大學課程並非只有JUPAS一種途徑。事實上,過去5年,非聯招取錄的本地生上升了7.6%。對於一般循主流JUPAS途徑投考大學的本地學生來說,那些以非聯招方式申請入學的本地學生,可能才是與他們「爭位」的真正對手。

這7.6%的升幅,部分來自副學位畢業生,過去5年持副學位學歷的大學新生人數共增加21.5%。教資會《程序便覽》訂明,教資會資助大學享有自主權,在公平和擇優而取的原則下,可就不同課程自行制定收生政策和標準。

另方面,雖然獲得資助學位的非聯招副學位學歷的本地生有所增加,不過,細看每間院校的個別數字,增幅主要來自個別院校,包括城大、教大和科大,增幅在過去5年分別達四成半至接近一倍之間,上述3間大學所收取的副學位學歷本地生佔整體的45.5%。

至於港大及中大,近年以非聯招方法考進這兩間大學的本地生中,以持有國際預科文憑(IB)及普通教育高級證書文憑(GCE)為主。但在過去5個學年(2013/14至2017/18學年),兩間大學每年經非聯招取錄的本地學生人數保持平穩,與聯招本地生「爭位」的現象未見明顯。

IB及GCE 考入「神科」捷徑?

雖然如此,坊間近年亦有人以「大學捷徑」形容以IB及GCE資歷的非聯招入學申請。這些討論,焦點不在學校的總取錄非聯招生人數,而在於取錄這些本地生的學科,例如港大及中大部分被不少人視為「神科」的醫科和法律系等的非聯招新生,在過去5個學年全為IB或GCE考生。

循IB及GCE途徑獲「神科」取錄的人數,確有增加迹象。以醫科為例,中大在2017/18學年,取錄了67個IB及GCE考生,較2013/14年的50人增加了34%;港大同期數量亦由39人增至43人。

考入部分「神科」的人數上升,會否是本地學生近年偏愛IB學制的理由?香港的IB考生較DSE考生少,而兩者循不同途徑申請資助學位,假如其中之一較易取得好成績,對學生自然具吸引力。事實上,坊間亦有「IB易讀」的說法。

不過,這印象可能是因為報考者的水平本來就較為出眾。在2013至2017年間,全球IB文憑考試平均分徘徊在30分左右。而香港考生平均分,在2015年至2018年間,平均分較全球高約5至6分。

當然,單憑這些仍無從判斷IB是否較DSE容易過關。早前就有立法會議員建議參考英國的「UCAS Tariff」,設立一個比較不同公開試的分數轉換機制,確保參加不同公開考試的本地生,能在相等水平上作比較,使機制更清晰透明。

聯招一年一考 重考生扣分

除了收生準則,IB、GCE及DSE就公布考試成績的不同安排,亦可能予人前兩者的考生較「着數」的印象。有報考GCE的考生指,GCE每年有兩次考試,在兩年課程中最多可重考3次,不少同學會就同一份試卷重考至分數滿意為止。成績表不會寫上學生的重考次數,並只顯示考生最高分數的那一次成績。這種安排,同樣適用於IB考試。

但考生如果報考的是DSE,不但每年只有一次,而且成績表會列明該年度的所有考試成績,加上香港部分大學的部分學科,會對俗稱「Combine cert」的重考生扣分,都可能令DSE考生處於劣勢。

學校擇優而取理所當然,院校在收生上的自主原則亦應當尊重。不過,社會亦應留意,制度安排的差異,會否令不同公開試的考生無法真正地公平競爭,長遠影響大學的收生質素,並令處於邊緣位置的學生,失去獲取更佳學歷的機會。

近年以非聯招取錄的本地大學生人數有所提升,反映香港各大學的入學途徑及學生背景更為多元。(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