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文化遊旅客 打造可持續旅遊

評論版 2018/10/27

分享:

數十年前,到外國旅遊乃一種奢侈消費。例如在香港,直至1980年代來港遊客大多是較富裕的西方人士,之後才開始有較多日本遊客到來。

歐洲多國 旅客迫爆損民生

再之後全球收入開始增加,機票更為便宜,現在的共享平台如Airbnb也令旅客有更多的住宿選擇。我最近閱到一篇文章講述越南的年輕學生也開始孭起背包踏上探索世界之路。旅遊變得更大眾化,我們應該歡迎。在社會層面而言,這讓不同背景的人士能夠了解彼此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而旅遊業也增加了就業機會。

但與此同時旅遊對環境也造成一定影響,很多城市和社區都遇到遊客大增而引起不同種類的問題。近日有文章指歐洲有些城市正面對過度觀光,生活的社區快要變成遊樂園的危機。

如意大利水都威尼斯因為太多遊客,政府希望對旅行團客和郵輪旅客數目加以限制,卻又遇到一些地區居民和團體反對,怕限制會影響當地的商店營業額及就業機會。多年來,西班牙巴塞羅那在旅遊業方面投放了不少資源,而巴塞羅那也早已成為熱門的旅遊景點。近幾年因為當地觀光客數目激增,引起居民強烈反對,傳統商店被旅客商店所取代,居民的生活質素大受影響。

當地市長只好禁止新酒店開張,並嘗試限制郵輪停靠或限制旅行團旅客到某些主要景點。政府不希望當地居民因為過多旅客而被迫搬走,也不欲巴塞羅那的核心區域,變得像威尼斯某些地方那樣成為主題公園般,四處盡是招呼旅客的食肆和T恤手信店。其他歐洲城市,包括阿姆斯特丹、佛羅倫斯和巴黎都在面對類似的挑戰。加勒比地區又或拉丁美洲的部分地區也開始受到過多觀光客的影響。

亞洲也有類似情況,泰國當局暫時關閉旅遊勝地PP島瑪雅灣,菲律賓則關閉了度假勝地長灘島,希望多些時間以恢復生態環境。

遊客厭倦舊模式 覓新體驗

在香港,旅遊業變成個敏感議題。數十年前,到港旅遊的日本人數不斷增加,主要是年輕人和女性到來購買高端時裝。現時,內地人成為主要的訪港旅客群體,人數亦十分之多。過多旅客對我們某些社區造成頗嚴重影響,新界一些社區有很多跨境旅客購買基本日用品,來自較遠地方的旅客則多到市區買奢侈品。

有些商店顯然從中賺取了很多利潤,但也有很多居民抱怨租金上升,本地零售商店因而倒閉,街道和公共交通變得更擠迫。

我們是否可以年復年的增加訪客人數,又或者我們應把更多注意力放在高端和小眾旅客而非大眾市場?

我們負責推廣本港旅遊的官員嘗試把訪港旅客分散到不同社區遊覽,但這最終似乎不是個可持續的模式。也許這問題會自然得到解決。日本旅客早已厭倦購買昂貴手袋並開始探索新的景點,可以看出一些內地遊客也在尋找新的旅遊體驗。

保育景點 利民兼方便管理

總有一天某些景點會因為擠滿太多旅客而讓旅遊變得不再愉快、沒有意思。縱然香港某些地方或已給予人這種感覺,但威尼斯或巴塞羅那等歷史城市又或一些因電影電視而著名的城市,情況比我們更糟。

若想旅遊業既不擾民又方便管理,我們的目標旅客應該與本地居民有共同理念和價值。不要只顧吸引更多購買奢侈品的旅客,我們更應針對一些會放慢腳步、欣賞香港的旅客;應該改善城市內每個人的生活質素和環境,而非刻意為遊客創造景點。

我們新打造的保育和文化項目,不單是吸引遊客更重要是為本地人而設。

在一些歐洲城市,若旅遊業與當地居民整體生活有衝突時便會把該城市轉為限制旅遊區。我們可從中學習,並鼓勵一種能維持本地特色和生活質素的旅遊。

本港旅遊業若想既不擾民又方便管理,目標旅客便應與本地居民有共同理念和價值。(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