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增求醫人流 引外援紓醫生荒

評論版 2018/11/08

分享:

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為本港帶來更多求醫人流,料吸引更多公院醫生掛牌搵真銀,令公院人手更短缺。港府增醫科生學額屬「遠水」,難解「近火」醫生荒,須輸入海外醫生和善用新科技。

工作繁重 公院醫生流失嚴重

高鐵香港段通車後,日均乘客量4.7萬人次,加上半小時可從深圳抵達西九,令不少內地人來港求醫,帶旺尖沙咀醫務診所生意。最近尖沙咀有明年入伙的醫生樓商廈,呎租更搶高至100元,比同區醫生樓租金高出1.5倍。內地人來港求醫,只能看私家醫生,意味公院醫生掛牌執業更有錢途。

促使公院醫生離職,與公院工作負荷重有關。因公院聘用4成醫護人員,卻照顧了全港9成病人。過去一周,日均求診多達5,857人次,幾近流感高峰期,迫爆急症室和內科病房。工作繁重迫使部分醫生出外打拼,令公院醫生流失率達5.8%,比去年高0.7個百分點。

全球都鬧醫生荒,世衞估計到2030年各地缺230萬名醫生;港府估計,本港屆時亦缺1,007名醫生。各國應對手法有的值得借鑑。美國將缺12萬名醫生,各州都着眼增聘海外醫生,因現時在美執業的醫生有27%是在外國受訓。但紐約大學醫學院則以免除學費,利誘更多學生修讀醫科,來緩解醫生荒問題。

AI技術助診治 減輕醫護負擔

新加坡一方面對在海外攻讀醫科的國民,每年資助5萬坡幣學費達3年,條件是他們學成後,須回國在公院工作3至4年才可掛牌執業;另一方面容許全球158家著名醫學院畢業的人士,毋須考執業資格試就可執業。結果醫生人數由2006年的6,931人增至2016年的12,967人,當中43%是在外國受訓。

內地廣州有診所去年引入人工智能(AI)協助醫生診治白內障,讓醫生可準備斷症,讓更多病人獲得治療。

本港方面,為應付醫生短缺,明年增60個醫科生學額,但這既屬遠水,因這批學生要到2025年才能實習,到2030年只增多360名醫生,尚欠647人。何況2030年欠1,007名醫生,是以本港每千人有1.9名醫生和屆時800萬人口的基數來推算(即15,200名醫生),若要與新加坡每千人有2.3名醫生看齊,本港屆時需要18,400名醫生,即還有3,191名醫生缺口,遑論與美國(3.3名)和英國(3.7名)比肩。

這還是只計醫生服務本地市民,未來將有大批內地人來港求醫,相信醫生短缺問題只會比現時更嚴重,公院專科門診新症輪候將進一步推遲,勢不止168周。故港府須認真考慮大量輸入海外醫生。現時香港每年平均引入9名海外醫生,原因是執業資格試門檻嚴苛,固然難吸引歐美高質素醫生,連在海外讀醫的港人也不願回流。

既然港府預留100億元發展醫療科技創新平台、AI和機械人平台,更須積極在公院引入AI技術,才能幫助創科發展,也可緩解醫生負擔。AI需大數據配合,港人向來重視個人私隱,港府須立法規管數據存取和使用,才能令大數據和AI發展事半功倍。只有為技術和輸入海外醫生拆牆鬆綁,醫生荒才有望緩解。

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為本港帶來更多求醫人流,帶旺醫務診所生意。(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