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dee不敵任何仁

副刊版 2018/11/09

分享:

這幾天留意了兩件事:劉德華推出演唱會主題新歌《My Love》MV,宣傳寫道:「動員250名人員參與演出,包下啟德郵輪碼頭,電影《追龍》導演關智耀執導。」看罷MV,嘉年華式氣氛,西洋rap夾雜「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只能說,成件事很「九十年代」。廣告、公關、市場營銷要看投資回報率(ROI),即宣傳投資成本有否獲市場正比的關注、口碑、重視、like、share或實質支持行動。看這個明顯揼足本拍的MV,除粉絲外,社交媒體幾近無聞,回報率可算低到不成正比,如此大陣仗,成效竟敵不過同期出現的騎呢藍色物體「任何仁」。

香港消防處日前推出一件藍色「任何仁」,旨在向公眾宣傳「任何人都可以救人」信息。老實講,我至今仍覺這藍色物體、那MV及「深度深度5 cm嘅深度」rap法,粗糙和肉酸。「任何仁」成網絡熱話的現象,確令不少受過正統訓練的廣告和公關人O晒嘴。近年確有不少品牌揼本製作,都做不到「任何仁」之reach(範圍)和public engagement(投入度)。當港台31報道「真人版可能會被內部高層DQ」後(有「news」報道一個未經官方證實的「內部決定」也真奇怪),港人更愛「任何仁」了,因它被幻想成「對抗強權」的underdog戰士;翌日內部高層宣布「任何仁」真人版不會被消失後,它更有光環。

有外國長大、來港從事傳媒的朋友真心問我,the whole idea……究竟有乜咁正?點解騎呢、神怪、粗製已被解讀成有創意?這問題他也只敢私下問,因深知現時若公然在社交媒體發表,他會被標籤為懶正氣、out晒、離地或酸葡萄。但「究竟正喺邊?」我確實很難從審美、品味、質素或創意角度解釋,只能說「任何仁」反映了一個社會現象:大抵香港人這幾年悶了,故只要有政府機構稍稍做出願意走出框框之舉動,話知你乜創意或製作水準,都如久旱逢甘露般全部收貨。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