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選後外交續遏華 中國勿存幻想

評論版 2018/11/09

分享:

美國中期大選塵埃落定,總體結果並無意外,但仍有重要啟示,對美國、世界未來或將有深遠影響。中美關係亦面臨諸多變數,中國宜緊密觀察審慎回應。

共和黨特朗普化 民主黨勢重擊

結果帶來了「分裂國會」;共和黨保住參院而民主黨奪得眾院。共和黨在參院還稍微拉大本來很緊的優勢,稍為鞏固了控制權。但這意義不大,真正重要者是失了眾院將對施政不利,若處理不當可影響特朗普連任選情。

民主黨之前失掉兩院要艱苦拼搏,現在可謂操有重大政策的生殺大權,此外還可通過針對特朗普的各種調查甚至彈劾,在他通俄、艷星及稅務等問題上窮追猛打。由於共和黨政情已很明確:特朗普已成了下任總統人選,故民主黨必為本黨人選開路重拳打特,因此,新國會上場便是總統選戰的開始,在此情況下未來國會鬥爭必烈。

除了黨爭外,國會鬥爭還將反映美國社會的政治兩極化趨勢:民調顯示認為國家路向錯誤的有五成,不錯的有四成。更嚴重者是民間矛盾升溫已引起武鬥苗頭,民主黨人收郵包炸彈及猶太教堂槍擊等案或只是冰山一角,近日右翼武裝分子已攜械會集邊境準備迎擊中美洲難民。未來兩年美國內鬥形勢及路徑難料:一是國內外狀況風雲多變,影響難以預測,二是兩黨的政治生態有變。共和黨已走向特朗普化,原來建制派人士不少下台而親特分子上位,特朗普年來施政確已凝聚了基本實力面(Power Base)而有約四成鐵票,可拉動美國政治轉向極右。

另方面,民主黨變數仍多,未有形成鮮明的新生代明星,仍靠「老鬼」們撑場。更嚴重者是黨內選出的左翼民粹派似在選戰中失利,贏了黨心卻失了民心,也限制了這次民主黨的取勝幅度。這表示民主黨雖取回眾院,但仍要摸索政治路向和解決黨心民心的矛盾。

兩黨外交分歧 特施政更走極端

內鬥不息及升溫既成定局,又令人更關注選舉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影響。在眾多國內議題如醫保、社福、稅收及財政及移民等方面,兩黨矛盾很深難求妥協,但在外交上卻分歧較少,故大變機會較低。

此外,若特朗普在國內政爭壓力日增及施政受阻時,很可能會在外交上採取極端政策以求政績或轉移視綫。為此他可能採取極軟及極硬策略,作意外的大讓步或大進攻甚至軍事冒險。極軟者可能是對北韓問題的處理;特朗普想快點達成協議取得重大政績,而極硬者選項很多暫難確認,對中東、俄國、中國及伊朗等都有可能。

實際情況還須按不同外交對手來察看。選後美俄關係難望好轉或反多惡化機會;民主黨已視俄干預為希拉莉敗選的重要原因,故常心存報復。一個關鍵點是即將到來的特普峰會,到時美俄關係走勢或更明晰。

民主黨對華更辣 前路莫太樂觀

對歐日等主要盟友特朗普將繼續政經施壓以落實「美國優先」策略,民主黨在這方面未必會有明顯表態,所以美歐、美日關係將持續面臨考驗。對伊朗及古巴等小國,民主黨或將採取較溫和姿態,因特朗普逆轉了奧巴馬與兩國修好的政策而令關係急劇惡化。至於貿易戰,民主黨傳統上比共和黨更傾向保護主義,但卻也可能會微調關稅戰等政策,因這未必被視為推行保護主義的最佳方式,實際有何行動則尚待觀察。

對中國來說,中美交惡的基本盤不會變。以中俄為頭號敵人並強力遏制乃兩黨共有的國策,而非特朗普個人選項。最近特朗普及中方均發出對話訊號而似有和解之意,但有多少實際尚難判定。特朗普為人善變,之前放軟身段可能只是為了在選戰中緩和對他發動貿易戰政策的不滿。事態如何發展到月尾或有分曉;要看看G20峰會時有無習特會,若有又談出甚麼東西。民主黨在經貿問題上不會放過中國,在人權、台灣等系列問題或更狠辣,眾院領袖佩洛西也非對華友好人士。若特朗普對習近平過分友好,更將招惹國會反彈。

總之,中國可抱與美妥協之心,卻不宜存在幻想或盲目樂觀。事實上近日美方對華遏制措施及攻訐言論不斷放出,令冷戰有升級而無降溫之象。

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已揭盅,共和黨雖擴大優勢繼續掌控參議院,但眾議院的控制權卻花落民主黨。圖為民主黨支持者在選後慶祝勝利。(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