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貴住不起 善用閒置屋助露宿者

評論‧世情 2018/11/19

分享:

本地一名男子為養家、寧省錢到網吧借宿,不幸猝死,引起全城關注露宿者問題。本地不少人連劏房都住不起,淪為露宿網吧甚至快餐店等公眾場所,政府應正視他們的住宿需要。

露宿人數趨增 9年飈2.7倍

深水埗一名41歲好爸爸為供養在內地的妻女,日打兩份工,為了省錢更每月只付約1,300元在網吧過夜。據了解,男子曾向網吧老闆透露自己心口絞痛,惟不幸在上周三(14日),懷疑因積勞成疾而猝死。

社署數字顯示,本地現時有1,091名已登記露宿者,人數比2009年上升2.7倍。本地露宿者人數見增,露宿地點亦愈趨多元化,社區組織協會今年發表一份關於「麥難民」(即在24小時營業快餐店過夜的露宿者)的報告,發現66.7%因劏房租金太貴而露宿快餐店,他們當中亦有11.4%會在網吧過夜。

在網吧借宿再不濟,起碼比露宿街頭安全及舒適。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本地劏房租金中位數達4,500元;與之相比,本報記者曾赴男子倒斃的網吧,發現在該處過夜費用低廉,周一至周五每12小時只需41元,周六、日及公眾假期亦只需46元,即一個月約1,300元。

即便如此,本地亦有愈來愈多露宿者連每晚約40元的網吧也住不起,社協幹事吳衞東今年分享一宗個案,一名月入數千元的運輸散工因日常坐車及飲食已花去大部分金錢,住不起網吧,只能在快餐店過夜。

比利時加國 提供廉價住宿

本地私人住宅空置量去年達42,940個,即空置率達3.7%。本地一方面有屋無人住,另一邊廂有人無屋住,空置單位可否被善用?英國地方政府現時可動用所謂EDMOs(Empty dwelling management orders)的法令,強制要求業主將空置單位開放予有需要人士入住。

此類強制性措施在重視私有產權的本港不可行,但港府仍可與社企及業主合作,為有需要人士提供住宿。

比利時布魯塞爾首都大區早在1978年成立社會地產中介Le nouveau 150,向業主承租房屋,再以低於市價出租予低收入人士。加拿大政府亦有資助慈善組織Raising the Roof,善用閒置乃至翻新被廢棄的房屋,為瀕臨無家可歸的家庭及青少年,提供廉價住宿。

加大資助優惠 吸社企參與

本地亦有社會地產中介如「要有光」,與良心業主合作、並以低於市價的價錢承租閒置單位,再以合理價錢分租予單親家庭。港府值得考慮大力資助此類機構,並為業主提供更多優惠如稅務優惠,吸引加入。

本地已非首次有露宿者猝死,2015年便曾有一名麥難民在快餐店內猝死。政府一方面需加快覓地起樓,另一方面亦需發掘短期措施如資助地產中介,紓緩露宿者困境。

本港露宿者人數見增,9年上升2.7倍,調查發現有逾6成露宿者因劏房租金太貴而露宿快餐店,當局應正視。(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