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亮出香港牌 港府可怎辦?

評論‧世情 2018/11/19

分享:

現在再用「中美貿易戰」來形容兩國的衝突,相信已落後於形勢。因為由美帝翻盤及挑起的衝突,其實是一場政治戰爭,目的就是極度施壓,擊倒北京,重新建構一個由美帝主導的新世界秩序。如果部分人士,特別是港府官員,還是以「貿易戰」的想法來評估形勢,只會進一步錯估形勢。

美國打香港牌 只是時間問題

另一個錯估的形勢,就是美帝會否用「香港牌」,借港制中。篇幅所限,筆者無法巨細臚列所有的事件及判斷,只能用比較宏觀的角度分析之。2016年底,美國總統特朗普(侵侵)在正式上任之前,曾致電台灣的蔡英文總統,當時曾有不少人還以為是侵侵不知外交禮節,偶然失策之舉。現在回想,侵侵只是預視日後親台之政策轉向,利用「台灣」牌以政治上遏制中國。

當時多數聲音覺得,侵侵還不至於利用香港牌,因為香港的特殊地位,特別是國際貿易上,香港素來是進入中國市場的窗口角色相當重要,加上不少人誤判侵侵,認為他只是商人性格,所謂貿易戰只是「口號」而已,只要侵侵嘗到甜頭之後就會龜縮,恢復「常態」也。兩年後評估,中美之爭既然已不是貿易問題,那麼,「香港牌」已不是用與不用的爭論,變成幾時用的問題了。

多種迹象顯示 美已準備就緒

筆者素來反美反侵,但不能因個人反美而罔顧現實政治。筆者一年前在其他文章提過,台灣的蔡英文政府,一直拉攏泛民,有「借港制中」之嫌,用市井之語,即是做美帝之打手。在半年前,亦在其他文章提過,美帝好快會利用「香港牌」向北京施壓,最重要之施壓點,就是在利用「香港政策法」內所賦與侵侵的行政權力。

由於政策法完全賦予侵侵,可以因為有國家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之承諾(請記住,這裏講的是中英聯合聲明,不是基本法,在香港政策法內,一句都沒有提過基本法),而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優惠待遇。因此,筆者亦提過,香港政府有需要在下年6月,美帝國務院向國會提交有關《香港政策法》的報告之前,利用商界及民間之力,與美方作游說,以免「香港牌」被侵侵所利用。

問題是,美帝的對港政策,極不透明,亦不會告之港方,究竟美帝幾時會全面運用「香港牌」,但幾個月來美帝的動作可以觀察一二。例如在民族黨被取締事件上,美帝官員高調回應,表態官員中,最高層級的是國務卿蓬佩奧。又例如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被突然取消簽證上,西方國家高調回應,最近英國外交部亞太事務國務大臣田銘祺亦向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提出關切。還有更多美帝關心的例子,不再重複了。

但美帝內部,亦有一些迹象,可以預視美帝的「香港牌」,已經準備在口袋裏亮出來了。例如,上月18日,侵侵提名退休將領史迪威為東亞事務助理國務卿。先不論此人是否鷹派,而是在此之前,此職位已懸空一年,由上手兼任。現在有人就任,是否代表終於有「自己人」出任要職後,可以全速推動東亞事務呢?又例如,白宮安全事務顧問亦被外界視為侵侵反中大腦的博爾頓,上月中在一個網台訪問,提過針對中國的多個政策行為,除了貿易外,還有國際行為、軍事及政治等。就在幾日前,副總統彭斯訪問亞洲時,雖沒有點名中國,亦重申這個面向,是否代表美帝會加強,除針對中國貿易之外的其他政策力度呢?

穩定與美關係 最利港市民

至於美國國會之調查報告,充其量只是一個國會一個委員會的說法,也不能代表侵侵,但早幾日美駐港總領事在回應特首林鄭月娥的說法時,卻有備而來,派了一些相關數據,以說明美帝對香港的利多,遠多過香港給予美帝的利多。美駐港最高代表有此相對高調的動作,又有甚麼啟示呢?

回到香港一些中小企,對美帝可能拿出「香港牌」,相當憂心。誠然,從以上述的「迹象」來看,現在距離明年年中,美帝國務院提交《香港政策法》報告之死綫,還不到7個月。香港政府可以做甚麼?

政商界游說美 考慮港情況

筆者半年前已提過,穩定的美港關係,對香港市民最有利。我們毋須阿諛美帝,但也不應自亂陣腳。香港可以利用各種商界之關係,民間之關係,以至政客(包括泛民)的關係,游說美帝在作出任何牽涉香港的事務時,應要考慮香港社會之實際情況。但半年以來,在公開的層面及港美互動可見,香港政府對此似是老鼠拉龜,不知如何入手。筆者不覺得美帝準備明天就出紅牌,但香港政府與建制一體,與其花精力擺精神罵泛民,有沒有想一些建設性的辦法,有沒有調動一切可調動因素,以穩定社會及市民的信心呢?

美國可能會「借港制中」,並已準備好「香港牌」在口袋裏;香港只要穩定與美國的關係,對香港市民最有利。(資料圖片)

撰文 : 王慧麟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哲學博士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