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皇化身女黑客

《蜘蛛網中的女孩》 嘉莉兒佛伊第3度變身

副刊版 2018/11/20

分享:

兩年間,演活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登基前後的盛年風采、在首位登月英雄岩士唐背後默默支持的美國式賢妻,英國女星嘉莉兒佛伊(Claire Foy)於新作《蜘蛛網中的女孩》(The Girl in the Spider's Web),呈現瑞典犯罪小說傳奇女主角的第三種面貌,令觀眾拜服其可塑性甚高的多面性。

論近年上位最快的英國女星,非嘉莉兒佛伊莫屬,1984年出生於曼徹斯特大城市Stockport的她,2007年畢業於Oxford School of Drama,紅褲仔出身,難怪自08年出道起其演技便異常紮實。一雙水靈靈大眼睛除是嘉莉兒的標記,也是她盛載以至展現豐富情感的殺手鐧。

無論是於Netflix原創劇《王冠》(The Crown, 2016),眼波流轉的一顰一笑間,展露出英女皇那比煙花更寂寞的高處不勝寒;於《讓我心呼吸》(Breathe, 2017)及《登月第一人》(First Man, 2018),分別飾演為患小兒麻痺症而全身癱瘓及當太空人的丈夫,缺席家庭中父親角色時撑起整頭家的堅毅人妻,眼神有愛更有骨氣;在史提芬蘇德堡的驚慄片《瘋.魔》(Unsane, 2018),讓觀眾從她的大眼睛體會飛越瘋人院的驚惶。

嘉莉兒的演技,儼如李小龍的「水的哲學」(be like water),遇上甚麼角色就演繹成角色本人,就算《蜘蛛網中的女孩》的宇宙最強女黑客Lisbeth Salander,已有露美慧柏絲(Noomi Rapace)及朗妮瑪娜(Rooney Mara)這兩粒珠玉在前,她依然有本事叫觀眾一新耳目。

揭開身世之謎

若說金庸的武俠小說,影響了幾代的香港人,同樣出身記者及媒體、54年出生的瑞典犯罪小說大師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亦對當代瑞典的公民覺醒有重大影響,他對右翼極端主義進行長久深刻的獨立觀察,01年開始撰寫《千禧年》系列小說,可惜他卻於04年11月完成三部曲後因心臟病發而辭世,來不及看見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在05年出版,繼而轟動全球,《千禧年》三部曲於超過40個國家及地區賣出6,500萬本,改編的電影版亦有瑞典版三部曲,以及由大衛芬查(David Fincher)執導首部曲荷里活版。

這4部電影的成功,令Lisbeth Salander的形象更深入人心,瑞典作家兼罪案記者大衛拉格朗茲(David Lagercrantz)於2013年續寫《蜘蛛網中的女孩》,並於2015年出版,Sony Pictures隨即宣布改編此部同名小說,監製Amy Pascal說:「世界需要一個像Lisbeth那樣正義凜然的英雄,她以自己的方式,為被虐待和易受傷害的人伸張正義,現在是適當時機去延續她的故事。」

第4集為此系列最新續章,並沒有狗尾續貂,小說版已累售逾350萬冊,電影版由憑2013年《鬼玩人》(Evil Dead)及《禁室殺戮》(Don't Breathe)而備受觸目的Fede Alvarez執導及編劇,由憑《王冠》成為金球獎及艾美獎視后的嘉莉兒佛伊變身冷酷天才女黑客Lisbeth,聯同瑞典影帝Sverrir Gudnason飾演《千禧》雜誌編輯Mikael Blomkvist,再度攜手揭開驚天陰謀。全因Lisbeth答允電腦工程師Balder從美國國安局(NSA)電腦系統盜取並銷毀他所設計、能控制世界的超強武器「Firefall」,卻意外捲入NSA、瑞典國安局和黑道組織「蜘蛛會」的罪惡漩渦。與此同時,Lisbeth失散多年的孖生姊妹Camilla(荷蘭女星Sylvia Hoeks飾)再次出現,其神秘身世之謎將被解開。

姊妹恩怨情仇

片名《蜘蛛網中的女孩》的「蜘蛛網」和「女孩」,都有語帶雙關的含義:蜘蛛網既指蜘蛛會組織,也代表複雜如蜘蛛網的電腦世界;女孩則指Lisbeth及Camilla。這兩個蜘蛛網中的女孩,前者是電腦網絡的頂尖黑客,後者是蜘蛛會首腦,她們失去聯絡多年後再重逢,卻勾起了彼此的積怨及誤會。

電影開首埋下了Lisbeth多年來儆惡懲奸、為女性發聲甚至出頭的伏綫,除因她是性侵及家暴的受害者之外,也想彌補未能拯救Camilla的遺憾,她一直認為Camilla遺傳了無良爸爸的殘暴不仁,誰知Camilla是父親的禁臠,對於Lisbeth救了千萬個瑞典女人卻唯獨忽略自己而萌生復仇心。這些姊妹情仇的描寫,既呼應了近日的#MeToo風潮,也脗合《龍紋身的女孩》的瑞典原書名「Män som hatar kvinnor」,意指「憎恨女人的男人」,原來瑞典社會高達18%的女性曾遭受男性威脅,比例之高讓人膽戰心驚。

電影版化繁為簡進行大幅度改編,既刪減書中多條人物綫,亦改寫主要情節,文戲武拍,讓靜態的原著增添更多動作戲,亦令故事更緊湊,延續了美版《龍紋身》的暗黑懸疑氛圍,如不少鏡頭便似曾相識,像向大衛芬查版致敬。戲中Lisbeth的黑客技能似已提升至無所不能的地步,多場戲她如入無人之境予取予攜,就連「走佬」也不用爆玻璃偷車,還可任她揀林寶堅尼辣跑來代步,令觀眾看得過癮的同時,也令人反思黑客逾越法規的手段與道德界綫。(上映日期:11月22日)

嘉莉兒佛伊漬活第3代龍紋身的女孩,證明她確是可塑性甚高。

片首Lisbeth潛入豪宅懲罰社會地位高卻會打妓女打老婆的賤男,明快刻劃她聰明強悍、身手俐落的正義戰士形象,部分鏡頭亦似向美版首部曲致敬。

Sverrir Gudnason於片中戲份不多,角色行行企企沒甚建樹,未能展現傳奇編輯的才智。

在《銀翼殺手2049》飾演複製人Luv而令人眼前一亮的荷蘭女星Sylvia Hoeks,其蜘蛛會首腦造型同樣吸睛。

撰文 : 鄺素媚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