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教育的皇帝新衣

副刊版 2018/11/21

分享:

參加一個關於在國際學校推廣「全球公民意識」(Global Citizenship)和「國際主義」(Internationalism)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的組成很有意思,不但有校長、學科專家、老師,還有家長和學生代表。大家共聚一堂,討論學校課程是否將這兩個國際概念融入到了教學中,如果沒有做到,那可以做些甚麼。

相信所有的教育者對這兩個概念並不陌生,都曾經參加過,或將來不可避免要參加這個一主題的討論。從IBDP國際文憑課程,到本地的DSE高中文憑課程,都希望培養出優秀的世界公民。這兩個概念不複雜,望文便可知義,涉及到對尊重多種族、理解多元文化。

開場後,工作坊導師便讓大家討論、反思自己學校的國際主義教育做得如何。現場的老師們侃侃而談,不成問題。但一位香港男同學的發言,卻讓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他說:「當我們討論國際主義的時候,我就想到,我的學校學生的族群比例,與老師的族群比例,是多大不同。我學校學生一大半是香港人,其次是印度人,再其次是歐洲人。老師則百分之九十五來自英、美、澳洲三個國家。這個現象一方面既可以說是體現了國際主義,但也表現出了國際主義向西方文化的傾斜。」

所有的與會者都怔了一下。因為大概我們從來都是在課程中討論「全球公民」、「國際化」,是在漂浮、在雲端的討論,不太觸及現實語境。當一個學生大無畏指出他所看到的現象時,就戳破了皇帝新衣的謊言。最終這個問題沒有得到直接的回應,工作坊導演反應倒是迅速,告訴他:這就是在「國際主義」思維下才可以觀察到的問題,「國際化」的原意也並非「西方化」(Westernisation)。

撰文 : 艾心

欄名 : 師心浮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