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爐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袁富華 不悲慘才悲慘

副刊版 2018/11/22

分享: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30年前我24歲,我成為一個舞台劇演員,但6年後我就要做一個重大的決定:我是否要繼續做一個演員?因為自問沒有甚麼成就,但我真的很喜歡做演員,所以我只掙扎了一晚,決定繼續做下去。」這是袁富華的人生,出自他憑《翠絲》奪得今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一段得獎詞。

《翠絲》是一套跨性別議題電影,講述有易服習慣的佟大雄(姜皓文飾)蛻變至跨性別人士的故事。大雄在茶樓當兼職時,認識本是乾旦(男人演旦角)的同事「打鈴哥」(袁富華飾),他的出現令大雄在中學期間開始認識何謂「男身女心」,開拓性別的想像。及後,打鈴哥的遭遇更令大雄矢志要做變性手術,此角色的重要性貫穿全戲。

皮褸哥從來不搞笑

不是舞台劇粉絲的話,或許對袁富華比較陌生,但一說到《喜劇之王》那一句「你唔係外賣仔」!就會不禁長「哦」一聲。暱稱「皮褸哥」的袁富華,其實客串過不少香港電影,如《竊聽風雲》系列、《樹大招風》及《天水圍的夜與霧》等。不過,他自言最深刻的是鄭伊健及余文樂主演的《第一誡》,他飾演一隻由變態殺手變成的厲鬼,雖然只有一場戲,但他着重整體影響。「戲份少不緊要,因為能貫穿整部戲,配角亦可以很重要。」

紅歌不紅人,十常八九,電影亦如是;《喜劇之王》的搞笑,正正就是綠葉演員的悲歌,惟有盡力把握每一場戲就是真締。因為有此標誌作,袁富華令人有所印象,亦獲得拍廣告機會,可是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搞笑:「我做喜劇的宗旨,不是要去令人笑,而是用誠懇的態度對比荒謬情景時,觀眾便覺得好笑。」他以《悲慘世界》作例子,主角之一Fantine未婚生女、賣身還債,更慘當階下囚,卻沒有因此自憐,這才能讓人為她受感動。

「《喜劇之王》中,你不會見到我笑,因為我真的不知周星馳戲內是何方神聖,所以才會說出:『你唔係外賣仔!』無論打鈴哥抑或皮褸哥,當你自覺悲慘或好笑,就只留於自己的層面,觀眾不會認同你。」

爬得愈高跌得愈低

袁富華是舞台劇狂熱者,攝影師為他拍照時,身穿於舞台劇現場購買的衣服,他立馬便認得出。「小時候,媽媽買了5元超等座戲票,帶我去看《橫街窄巷》追星,自此就埋下演戲火種。可是,我家境清貧,爸爸是苦力,所以中四中五是半工讀,到港澳碼頭當兼職,那一代人都是這樣過。」畢業後,袁富華到保險公司打工,然後到出口公司做文員,他卻發現公餘時間太空閒,所以先到藝臻劇社做戲,及後搬家便加入沙田話劇團,最後劍指歷史悠久的中英劇團,一路上平步青雲。

不過,正所謂「爬得愈高,跌得愈低」,由業餘轉做全職演員,不單止薪金一下子由2,000元跌至500元,向來「打天才波」的他直言參演了第一部戲,便不想再做演員。「當時加入中英劇團的人,大部分是香港演藝學院第一屆畢業生,如張達明等,學歷上已有差距。加上,發現演戲原來在天份之外,還需要很多技巧或直覺去支持,自己與其他專業演員比較下就相形見絀,覺得甚麼都不是。」

演員的日常自我修養

縱然與專業之名隔重山,袁富華並沒有放棄做一個偉大演員的夢想,因他深明「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之道。「當你收到薪金、擁有全職演員的銜頭,就背有專業演員的責任,比如要多花時間研究劇本。大家都是拿着同樣的劇本,沒理由別人做得好,自己則做不到。」遇強愈強就是袁富華的性格,在沒有戲份時,就細心觀察別人演法,更向師父李鎮洲不恥下問。後來,他發覺演員之路好像停滯不前,而且想一圓大學夢,所以他報讀演藝學院的導演碩士課程。

08年報考因為只有中五學歷而被拒,09年校方見到其誠意及資歷,終成功入讀,並於2011年畢業,現時亦會在演藝學院當導師。與學生分享時,袁富華直指演員不是機器,是要由生活培養氣質。「就如我的偶像周潤發說:『當你去見識多些,其實你已不知不覺被人袋錢入袋。』例如去看街市魚販劏魚,這是他們的專業,如果你去演魚販,連刀也不懂握,怎令人相信你是魚販?所以要細緻看別人的動作,這些就是演員平時應該要做的事。」

袁富華30年的歷練,將他從文員轉到專業演員,由皮褸哥昇華至打鈴哥,一切都都是出於他對戲劇的堅持、忠誠及熱愛,所以今次奪獎是實至名歸。

﹏﹏﹏﹏﹏﹏﹏﹏﹏﹏﹏﹏﹏

化粧、髮型:黃德燕@ SandyImage

袁富華憑打鈴哥一角奪得第 55 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張永康攝)

男身女心的打鈴哥令佟大雄認識另類性別的可能性。

由皮褸哥昇華至打鈴哥,袁富華對戲劇的熱愛是奪獎關鍵。

袁富華是舞台劇界的中流砥柱。

袁富華認為演員就是由生活開始代入及感受,才可隨時演出角色的氣質。(張永康攝)

撰文 : 周伯臻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