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妥瑞症 女畫家朱麗晴化病患為創作力量

副刊版 2018/11/22

分享:

眼前的可人兒是妥瑞症患者朱麗晴,也是藝術家。她自6歲起妥瑞症病發,今天能戰勝病患,談吐大方自然,原來她透過藝術、對病症持正面態度,把症狀的影響減至最低。作為藝術家,她在作品前堅定地說:「因為我擁抱了妥瑞症,才能畫得更快樂。」

妥瑞症是一種遺傳病,是過度活躍症的一種,患者多在年少時發病。或許你也曾遇見過這一類患者--不由自主地叫,身體不時抽搐,會大力地眨眼,出現手震等情況。以上奇怪的小動作,全然不能控制。

朱麗晴的妥瑞症遺傳自父親,6歲發病,當時老師和同學看見她奇怪的動靜,也不理解是怎麼一回事,她父母曾主動到學校跟老師解釋,父母對於她的遺傳病態度一向正面,這也令朱麗晴埋下了積極面對病症的樂觀種子。

18歲妥瑞症病發

「以個人及朋友的經驗,我們紓緩妥瑞症,主要透過日常飲食、生活習慣來改善,人工食品、味精食物、咖啡、糖果等刺激食品一概不能吃。小時候面對美食,只要是小孩子喜歡吃的(零食),我都不能吃。」對於這種地獄式戒口「訓練」,她自小已習慣,還笑說這讓她養成進食健康天然食品的好習慣。由於她在青少年時期願意戒口,又過着作息規律的生活,所以令病情明顯穩定下來,「隨着成長,妥瑞症的症狀也紓緩了不少。其實我在12歲之後,也沒有刻意跟別人說我患有此症了。」

可惜到了18歲那一年,朱麗晴跟很多年輕人一樣,需要應付高壓的DSE,加上同一時間,她還需要兼顧將於紐約舉行的首個畫展,兩件重要的事碰在一起,即使一天有36小時也不夠用,「當時太忙碌了,睡覺時間大大減少,為保精神,我破戒喝了咖啡,因此令妥瑞症發作。那時候手震得特別明顯,如柏金遜症病人般,只好經常留在家中。」

藝術的無窮力量

朱麗晴自小熱愛畫畫、沉醉藝術,即使有了妥瑞症,她也繼續繪畫,從中更讓她發現畫畫與妥瑞症的微妙關係。「18歲是人生最美麗、最精采的時候,當時病發,一定影響了心情,幸好我有藝術,這令我意識到,不少著名的藝術家如畢加索等,也有自己個人的問題,但他們不會把問題隱瞞,反而把自身的憂愁發揮到藝術上。」

那一刻的自我安慰,讓朱麗晴覺得自己也有「藝術家的特質」,一下子看開了。「當時猶記得一位好友的說話:『你不應該這樣對待(隱瞞)妥瑞症,應視它為最好的朋友,只要你擁抱它、承認它,才能讓你的藝術創作更加好。」朱麗晴坦言,當她擁抱了妥瑞症,她能大方地向別人說自己是患者,同時,她更可以別具信心地承認,這個病令她畫畫的境界大大提升,「我擁抱了它,這令我畫畫更快樂。」

其實妥瑞症如何跟創作扯上關係?朱麗晴如何從病症中發掘創作動力?「由於妥瑞症會令人想不由自主地動起來;而我畫畫時,別人或會覺得我處於安靜的狀態,但其實腦海中不斷想着很多東西(點子),那一刻,我便順應身體與感受的需要,瘋狂地畫,亦即是動起來。我深深感受到它給我的繪畫動力。」

積極面對爺爺中風

個性開朗積極的朱麗晴,早前還以自己經歷所得的正面信息,來面對家中90歲爺爺中風的事實。「爺爺年輕時是飛機師,為人好動開朗,患病後他不會視自己為病人,仍然堅持每天做健身。我們家人也不會當他是中風病人,大家也不會沉溺在不快的情緒之中,而是積極想出解決或紓緩方法。相信這也是面對困境應有的態度。」早前,她便獲邀在「同仁關愛防中風2018」活動中,與200位小孩一同繪出大型畫作《快樂花園》,為中風復康者打氣。

妥瑞症讓朱麗晴於藝術上有所發揮。她也開設畫室教畫畫,學生中也有妥瑞症患者,她能了解同路人的需要與心境。(曾有為攝)

朱麗晴的作品從近看和遠看,也有不同的感覺。如這一幅,遠看時畫中的裂紋就如迷幻的城市景觀。(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品中會出現優美的女性形象。(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品構圖似有畫中音。(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不同形式的裂痕是她作品的特色,喻意深遠。(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她繪畫時看似安靜,但其實腦海中不斷想出新點子,這也是妥瑞症給她的創作動力。(曾有為攝)

於同仁關愛防中風2018活動中,她跟200位小孩一同繪出大型畫作《快樂花園》,以鼓勵中風復康者。(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文 : 林曉藍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