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怪現象

副刊版 2018/11/23

分享:

與同行聊天,會聽到很多學校趣事。一些做法想不通為何會被執行,在這裏略說一二。

讓其他老師分擔請產假老師的課。產假並非一兩天,至少十個星期。如果有的老師身體恢復未如理想,要延長產假,更會長達三四個月、半年。讓同部門的老師代課,而不是額外請一個代課老師,這樣毫無疑問會激發矛盾。部門的老師因為中途接手課程,而多了許多準備工夫。在家中休息的老師不得安寧,即使想延長幾個月的無薪產假,也會因為巨大的心理壓力而作罷。這樣的學校政策,顯而易見,可以節約額外請老師的成本,但對育齡女老師是心理施壓。可能是針對現在女老師比男老師多,而採取的「特別」措施吧!

讓老師在教員室裏打地鋪。學校組織學生露營,不是在郊野正正經經地露營,而是在學校操場上睡帳篷。這樣做到底是否有必要,已經值得商榷了,學校還要求老師留守學校,卻不提供適當的睡覺地方,只讓老師自己在學校裏找地方睡。教員室梳化上睡一兩個人,其他人都隨便拿體育課上的瑜伽墊,睡在地上。教員室不是甚麼乾淨的地方,地毯一年徹底清潔幾次而已,許多老師睡完都病懨懨的,第二天一大早還要繼續全天候工作。這樣的安排就沒甚麼人情味可言了。

有些更極端的例子,比如音樂會開到晚上十點半,要求老師留到午夜十二點處理散場後的事宜等等。這些教育怪現象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學校認為可以這麼用老師,卻忘了老師最重要的工作是提供高質量的教育。這些不體恤老師的做法,實在不值得提倡。

撰文 : 艾心

欄名 : 師心浮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