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4個關鍵入手 緩解中美衝突

評論 2018/11/28

分享:

分享:

備受期待、已定於12月1日即將於阿根廷召開的習特中美首腦G20峰會前夕,中美雙方的舌劍唇槍不絕,化解衝突已迫在眉睫,否則會給雙方都帶來嚴重的風險: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冷戰,甚至是一場真正的熱戰。上述風險可以避免,但前提是兩國領導人都願意作出不失原則的妥協。

出入口互有所需 中美依存鬥爭

毫無疑問,雙方的衝突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與美國的說法相反,問題並不在於世界前兩大經濟體之間雙邊貿易逆差過大,而主要在於困擾兩國的宏觀經濟失衡:中國儲蓄太多,而美國則儲蓄過少。這差異導致了雙邊行為所無法解決的多邊貿易失衡。

2017年美國與世界102個國家出現商品貿易逆差,而2016年中國則與世界169個國家擁有貿易盈餘。如為這種多邊不平衡,單純擠壓某個赤字國或盈餘儲蓄國,不平衡只會分散到其他貿易夥伴身上。對美國而言,這將導致抬高進口成本——類同於向消費者徵稅。而對中國而言,這意味着增加其對其他市場的出口滲透。

將注意力集中在雙邊貿易失衡,而相互指摘,忽略了這是一種經典的相互依存鬥爭的可能性。

誠然,中國長期以來一直依賴美國作為其出口導向型經濟的主要外部需求來源,但美國也同樣需要從中國進口低成本商品,才能維持其收入有限的消費者的收支平衡;美國還依賴中國作為美國國債規模最大的國外買家,來協助平衡長期以來的政府預算赤字。而作為美國第三大、同時也是增長最快的出口市場,中國亦已成為美國企業愈來愈重要的需求來源地。

華改增長模式 威脅美貸款來源

這種相互依賴的框架非常重要,因為它強調了聯合解決和相互妥協。但也就像在人際關係中,經濟依賴可能會破壞穩定,並最終帶來毁滅性的後果。尤其當中其中一人作出改變時,另一人將會感覺受辱,而做出很可能是猛烈攻擊的反應。

現階段,中國首先扮演了變革者——將其增長模式從製造業轉向服務業、從出口轉向內部消費,並從進口技術轉向自主創新。與此同時,中國還從盈餘儲蓄轉向儲蓄吸收,這令她不再有那麼多錢為美國這個赤字夥伴國提供借貸。

不安的美國感受到了來自夥伴國的威脅,因為這個夥伴國正在改變預設的關係。雖然特朗普對上述威脅所採取的行動遠比前任激進,但不容置疑的是,在中國問題上美國現在的兩黨情緒正在達成高度的統一。

據2018年9月進行的一次Axios調查顯示,佔總數80%的共和黨人——共和黨長期以來一直是自由貿易的最大支持者——認為提高關稅將會對美國有益。

最具影響力的共和黨人,例如副總統彭斯和前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已警告可能與中國爆發新冷戰,而最具影響力的民主黨人也一致認為中國已經放棄了自身作為全球利益相關方的責任。

市場准入需讓步 儲蓄要謀平衡

在這樣一個不斷升級的威脅和反威脅時代,決不能忽視妥協的必要性。特朗普和習近平即將舉行的會晤,提供了重新定義美中衝突,並使之成為世界兩大主要經濟體所面臨的戰略挑戰的機會。我們必須考慮4種可能的途徑。

市場准入:經過長達10年的曲折談判,美中雙邊投資協議(BIT)現在正面臨着突破的時機。雙方均需要做出讓步。

美中雙邊投資協議將提升外國直接投資的所有權上限,取消中國充滿爭議的合資機制——美國一直堅持這安排已成為一種強制技術轉讓的機制,但在我看來美國這種堅持並無道理。雙邊投資協議還將擴大中國對美國註冊資產的所有權——從而挑戰不久前通過的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監管權的相關反華推力。

儲蓄:兩國均需承諾作出負責任的宏觀經濟調整。美國需要加強儲蓄,徹底逆轉去年不合時宜、且大規模減稅所帶來的不計後果、破壞預算的趨勢。重建儲蓄而非關稅,是減少與中國或其他任何貿易夥伴的貿易赤字的最有效策略。與此同時,中國需要減少儲蓄,利用所積累的海量資金來建設該國的社會安全網,這與由消費者主導的經濟再平衡之間,有着至關重要的聯繫。

網絡安全:數碼領域是信息時代的主戰場,而美國總統奧巴馬和習近平於2015年9月所達成的協議,顯然沒有有效地緩解網絡間諜、黑客攻擊和破壞的持續不斷緊張局勢。兩國應率先制定全球網絡協議,協議應包括網絡入侵、減低攻擊目標和強大爭端解決機制等指標。

關鍵政策常設秘書處 全天候合作

對話:兩位總統在早前北京和海湖莊園舉行的兩次會晤後再次舉行會晤,無疑是件幸事。那些會晤遵循更為官方的接觸,如戰略和經濟對話。

但所有這些努力其實都逃脫不了偶發的性質,雖然光彩奪目,但卻缺少實質。設立就關鍵政策問題(包括數據共享、聯合研究和公私協商)進行全天候合作的常設秘書處,將會是更富成效的舉措。

鑑於美中之間近期充滿爭議的事態發展,很難對雙方取得有意義突破保持樂觀。應當對照一份實質性的內容清單,來檢視特朗普和習近平可能達成的任何協議。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史蒂芬‧羅奇是耶魯大學教授、摩根士丹利亞洲前主席,著有《失衡》。)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將貿戰注意力集中在雙邊貿易失衡,而相互指摘,有學者指出,這是忽略了兩國是一種經典的相互依存鬥爭的關係。圖為內地工人在青島港口站崗。(法新社資料圖片)

有分析認為,中美貿易衝突,問題主要在於困擾兩國的宏觀經濟失衡——中國儲蓄太多,而美國則儲蓄過少。(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史蒂芬‧羅奇(Stephen S. Roach) 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兼高級講師、摩根士丹利亞洲前主席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8.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