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子女選擇母語 奠思想基礎

評論版 2018/12/01

分享:

金庸先生走了,馬雲到場致意送別。我們這些80後也是從小看金庸先生的作品長大的,可以說金庸先生創造出的武俠世界,構成了我們這代人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紅顏伴左右,仗劍走天涯,行俠仗義,瀟灑一生。

如果說Stan Lee(史丹李)為美國人創造了心目中的超級英雄,金庸先生則是為無數華人塑造了更生動細膩、有血有肉的人生偶像。

投入金庸世界 需學好中文

想讀金庸先生的書,就要學好中文。對女兒的中文教育我們很重視,我太太在英國留學工作十年,可以說非常流利和標準的倫敦腔,但自女兒出生後,除了唱英文兒歌之外,我們只同女兒說中文,中文作為一門難以學習的語言文字,實在是非常有必要自兒時建立紮實的基礎。

李光耀先生在新加坡推行雙語教育,但數十年後亦親自承認這並不現實。將兩種語言均培養至母語水平,實在是極其困難的事情,不可能的任務。在我身邊的朋友及其子女中,我從來也沒有見到過。從文化性來說,做中國人還是做英語人?其實是個單選題。

我女兒讀K2(幼稚園低班),有個同學,父親是日本香港混血,太太是香港人,但因為女兒在美國出生,所以在香港選擇教育模式就很矛盾,讀英文國際學校,讀日本人學校,讀本地學校,上普通話班還是廣東話班,這些問題讓他們困擾。我們這些內地背景的家庭,讓孩子讀英基或國際學校,還是讀本地傳統學校,也是很多家長困難的抉擇。其實,這個問題也不難,先不用急於為孩子成人後的生計着想,我們中學才開始學習英文,很多人不也是可以熟練運用英文,為自己謀得跨國公司、國際投行的高薪厚職嘛!為孩子構建一個怎樣的文化和精神世界,恐怕才是我們應該作出的判斷和抉擇。

母語及文化 決定思想基礎

孩子的未來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但為孩子的未來可能性做選擇,則是我們年輕父母的責任。都說未來的世界是地球村,人人都是世界公民,但母語和文化決定了一個人的思想基礎,而其他的語言學習,則是交流學習工作的工具,是通向其他文化的手段。在孩子沒有自決能力的情況下,我們必須要作出選擇,為女兒選擇一種母語,我選擇中文。

《紅樓夢》的情與痛,《西遊記》的神與怪,《水滸傳》的酒與肉,《三國演義》的權與謀,再加上金庸先生的「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是中國人都應該吸收的文化精粹。金庸先生走了,不知馬雲會不會讓他的孩子學習中文,繼續讀金庸先生的書。希望香港下一代的孩子們,還能學好中文,因為武俠的世界很精采,中國人的世界更精采。

http://newhongkonger.blogspot.com

金庸創造出的武俠世界,為無數華人塑造了更生動細膩、有血有肉的人生偶像,要投入精采的武俠世界,就要學好中文。(資料圖片)

撰文 : 耿春亞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