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守護者

副刊版 2018/12/06

分享:

全城鬧起「基因熱潮」,甚至年近九十的母親,也開始大談基因編輯,相信大部分人都不知CRISPR/Cas9(全名為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CRISPR-associated protein 9,中譯:常間回文重複序列叢集/常間回文重複序列叢集關聯蛋白)為何物(也可能毋須深究),只知基因可以被改造,人類有機會變得更強更完美。

內地科學家賀建奎出奇招,無聲無息地突然宣布被基因改造的雙胞胎已出世,消息震撼中港甚至世界,科學家一向致力保護的道德底綫突然被衝破,其負面影響極其深遠。

問題是:這姓賀的科學家如何衝破防綫?在科學領域上,他未算出色,只是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這次基因編輯胚胎所用的技術,也只是別人發明的,雖然用上為愛滋病人謀福利為藉口尚算合理,但為私利而破壞道德底綫的動機不難見到。

保障合乎道德水平的科學研究的主要防綫是IRB(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科學研究與倫理審查委員會),按Declaration of Helsinki(赫爾辛基宣言)第七項,一切涉及人類的醫學研究,必須遵循道德標準,亦要尊重及保障人權及健康安全,而這責任落在IRB手上,所有大學都必定設立IRB,沒有IRB批准的研究,絕對不能進行,而IRB組員中,除了科學家外,也有非科學範疇成員,例如香港大學的IRB,便由七十多位科學家和二十多位非科學家組成,其中包括律師、牧師,甚至作家,這樣的防綫無可能衝破,只要其中一位察覺道德問題,便會加以挑戰。

故此,問題癥結是南方科技大學的IRB是否夠道德,當防衞道德的人不夠道德,便是出亂子的時間。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8/12/07
雙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