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漸失支持 建制好不了多少?

評論版 2018/12/06

分享:

我總覺得,香港的選舉政治進入了一種頗為奇怪的狀態。當很多人在批評泛民選舉失利,似乎逐漸流失其民眾支持的時候,其實建制派也好不了多少。

以今回九龍西補選來看,建制派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壓倒對手;雖然贏得議席,但論選票數目,則未如對上一次的表現。當然,就算只是一票之差,贏了就是勝利。再者,在建制派連番勝利之後,反對派日後可以怎樣在議事堂上表現自己(說服市民他們不負所託),已開始漸見難度。在這樣的議會形勢底下,反對派的處境變得有點尷尬,在進退之間,不易取得平衡。

兩陣營同時衰落 涉內部分化

不過,反對派的失敗,並不等於建制派真的可以鞏固他們的政治地位。面向一個需要直接回應選民的選舉制度,建制派至今仍未有絕對優勢;就算他們資源豐富,在動員上有足夠的人力支持,也難言有必勝的把握。

如是者,建制派與反對派之間的關係,並不完全是此消彼長。反對派的弱化不直接造就建制派的壯大;而反對派逐漸失去他們原來的魅力,又不是因為受到建制派挑戰的後果。建制派與反對派同時衰落,很大程度上是他們內在變化的結果。這連繫到一項更有趣的觀察,這就是兩大陣營內部不斷出現內部分化,以致其弱點更為明顯。

泛民主流 難阻不信任蔓延

以反對派的情況而言,過去10年的狀態就是原來的主流失去了主導組織發展的能力。反對派中的所謂主流派的最大弱點,是他們無法阻止不信任的想法的蔓延。最早是所謂的黨內草根基層派(模糊的界定為左翼)的挑戰,再而是黨外的激進派的衝擊。而進一步變為本土派的挑戰,其實都只不過是不信任的另一種包裝而已,最重要的問題,是主流派無法在戰略上有任何新招,而與此同時又沒有新的成績可以交出來,於是迅速發生細胞分裂,小眾取代主流,左右兩翼取得話語權。而在這個發展過程中,反對派再無訂定方向的能力。來自於內部的散裂,把反對派的力量變得零碎。

建制工商界角色 被邊緣化

至於建制派,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工商界的角色被邊緣化,而親中力量則演變為全無意識形態內涵的利益交換集團。北京更直接的在地區層面栽培政治代言人,較之通過親中力量來建立新的班底顯得更有效率。在這樣的情況下,「空降」政治人選將會變得更加普遍。

這樣的建制派沒有甚麼想像力,也難會有些甚麼新思維,結果就只會以勞動密集式的政治動員來接觸群眾,難以改變民心。於是,每次選舉都是出盡最後一分氣力,勉強過關。這不是一股能夠扭轉情勢的政治力量。

反對派的自我弱化,令他們的領袖比以前任何的一段時間,都更喜歡將自己的問題理解為被打壓、敵人的惡意攻擊。他們的論述就是「今天是最黑暗的日子」,躲在這套論述後面,而不再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位置和角色。

對他們來說,政治工程的技術問題(怎樣提出反對),較如何建構反對派政治(為甚麼反對)來得重要。至於建制派,久而久之,他們已經很少自己主動思考問題,慢慢變得甘於被動,大概忘記了曾幾何時,他們也想過掌握更多的政治權力和要有一套政治主張。

究竟反對派和建制派均出現弱化的現象長遠而言會有何政治後果?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這是目前香港的狀況,而大家在短時間內都看不見改變的可能性。而有趣的是,兩大陣營也似乎無意扭轉這種狀態,繼續在一個悶局裏拖拖拉拉。

當很多人批評泛民選舉失利,逐漸流失民眾支持的時候,其實建制派也好不了多少。圖為上月九龍西補選結束後倒票箱點票。(資料圖片)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