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風波美鷹派作浪 阻習特走近

評論版 2018/12/08

分享:

近日華為CFO在加拿大被捕事件震動全球,令人擔心會影響中美關係。要了解事件背後意義,便必先檢視習特會後的最新發展,從而可為中美關係路向把脈。

美對抗策略 京合作一廂情願

習特會最初由特朗普提出,中方最初仍半推半就,到較後期才確認,但會後中方卻一改前態,表現得超乎尋常的積極。一是快速搶在美方之前由官媒宣布達成共識,其後美國國務院才發表相關聲明。過去在類似情況下都是先從西方外媒獲得第一浪消息,之後才由中方證實。二是十分樂觀。先由外長王毅宣布達成重要共識,並指峰會為中美關係指定了發展前路:尋求合作以對話解決分歧。其後當美股不信峰會有成效時(道指曾一天大跌近800點),中國商務部急忙出來說好話,指會晤很成功,有信心可落實共識和在限期前達成協議。中國官媒更大肆宣揚峰會,如指為「改變世界的150分鐘」等。中方的積極表態,顯然有策略運用意味,想搶先定調套住美方。

然而事與願違,中方策略不單未見成效,美方的反華路綫反而進一步升級及發揮。表現之一是國務卿蓬佩奧講話的理論創新,二是華為事件的實際行動。

蓬講話把中國臭罵了一頓,內容多是重複之前說法並無新意,但其重要性之一是繼王毅表態後迅即發出,並從根本上反駁了中方說法:美國對華不是選擇合作而是對抗,故中方以為美國願與華合作只是一廂情願的癡心妄想。

重要性之二是講話把美國霸權主義美化、合理化,和把新保守主義理論提升至新階段。蓬指近期美國退出一系列國際協約及組織,乃為了改革二戰後建立的世界秩序,因這已被中俄伊朗等國濫用,而要聯合盟友建立新的世界秩序並與三國對抗。

特朗普便曾多次指發動貿易戰是為了建立更公平的國際貿易體系,蓬佩奧把這原理全面擴闊到所有領域,巧妙地把新保守主義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有機組合,和把退縮型的孤立主義,變為進攻型的全球主義,乃為維持美國霸權的重大創新性理論突破。

美保守主義抬頭 圖建「新秩序」

回顧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的地緣政治戰略路向已經歷了脫胎換骨的轉變,首先是2016年底出台的國安報告,確立了以中俄為頭敵人的新戰略,之後是APEC會上及之前兩次彭斯講話的「彭三篇」,乃對華啟動新冷戰宣言(見作者10月10日「彭斯『冷戰宣言』.特朗普恐兵行險着」及11月21日「特彭分歧予盾.中美對話添陰霾」文)。蓬講話又進一步昇華至「重建世界」實即重塑美國霸權的新高度。上次新保守主義抬頭是小布殊時代,孕育出「新帝國主義」理論,認為美國可以武力攻伐他國改換政權並建立美式體制,為此還確定了伊拉克、伊朗及北韓等為「流氓國家」及優先打擊對象,還按此進行了伊拉克戰爭。

現時新保守主義又再抬頭,並出現了要重建世界的「新世界主義」(Neo-globalism)理論,又認定了中俄伊朗為新版「流氓國家」或「壞人國家」(Bad Actors),成為優先打擊對象。在這前提下華為事件的發生便殊不偶然,其目的是阻止習特走近,並維持對中國的打壓。

習特會後經濟顧問庫德洛指會談進展良好,又有美媒透露會上習特互動之佳出乎意料,許多分歧迎刃而解,此後再加上中方的樂觀表態,筆者便心知不妙。

破壞行動續來 中美關係更複雜

會上,美方座上除了財長外,全是超級反華鷹派,庫德洛也本是鷹派,但為了執行總統任務暫成「披着鴿皮的鷹」。眾鷹把習特互動看在眼中,自必十分不滿,特稱與習有特殊關係(special relationship),而習指特為朋友,更令他們感覺火上加油。

於是鷹派在峰會完結便即時下令捉人,而據彭博報道,此種捉人手法,只會用於對付恐怖分子、毒販及軍火走私商等高危罪犯,用於商業違規案件極為罕有。極具挑釁性的行為更清楚顯示,目標不止是案件本身,而更在於破壞中美關係和警告特朗普不要與習太friend。

此等鷹派行為早有先例。克林頓政府晚期一改早期對華的兇惡態度,而視中國為戰略夥伴,克林頓且與江澤民建立了良好關係。對此,鷹派自看不過眼,策劃了「誤炸」南斯拉夫中國使館的慘劇,筆者後曾親往悼念亡魂。更近者是年中特朗普赴芬蘭會見普京時表現友好,其後鷹派很快便主導國會,推出新一輪對俄嚴厲制裁。

如華為事件的破壞行動未奏效,預料鷹派還有其他準備好的「項目」可推出。總之,習特會後中美關係難以好轉,且還將進入更複雜、凶險的新階段,新冷戰正進一步深化。

正當中美貿易戰在習特會舉行後似有緩和迹象之時,華為「太子女」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隨即令中美關係轉趨緊張。(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