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穩經濟抗美衝擊 房泡持續?

評論版 2018/12/11

分享:

2018年的中國經濟,GDP的增長速度基本上會保持在6.6至6.7%這個區間。這基本沒有懸念。不過,2018年中國經濟所面對的不確定性是無以復加。

美聯儲貨幣正常化給新興市場帶來的衝擊、中美貿易摩擦的升級、民營經濟退場論的妖風突起、國內經濟政策的嚴重波動性等,使中國經濟的不確定性不斷強化,企業及投資者對市場的信心減弱。

美加息+貿戰陰霾 礙中國股滙

盡管美聯儲加息及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對中國經濟增長沒有實質性的影響,但這兩大事件對中國金融市場的影響與衝擊是巨大的。首先是中國股市,2017年末上證綜合指數為3307點,到12月7日則下跌到了2605點,下跌幅度達21%。估計到2018底末,能保持在這水平已不錯了。國內股市持續下跌,對2018年國內企業的股市融資影響非常大。

其次是人民幣滙率。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人民幣對美元由年初的6.50,先是升值到3月底的6.27,但中美貿易戰升級,人民幣對美元持續貶值到6.97,12月7日人民幣對美元的滙率為6.87。由2018年的最高點到最低點貶值幅度逾11%。人民幣貶值不僅會導致國內資金外逃,也導致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放緩。人民幣作為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由早幾年排名第三位,已下降到第六、七位,目前人民幣國際化程度還不如加拿大元。這衝擊中國金融市場,肯定不利於金融市場改革。

還有,對民營經濟退場論的妖風泛起,盡管這對實體經濟影響不大,中央也立即肯定了國內民營經濟的重要性,並出台一系列保護及鼓勵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但這對民營企業及投資者信心的影響卻無可復加了。所以,這對國內市場產生了巨大震動,令人以為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路徑即將轉向,中國經濟的寒冬即將來臨。

2018年也是政府經濟政策最為波動的一年。其主要表現是,為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升級加碼,國內央行的貨幣政策不僅沒有跟隨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逐漸地收緊貨幣,反之還有轉向寬鬆的迹象。比如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公開市場借貸便利工具操作更為頻繁,及加大對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貸款投放力度等,所以今年銀行信貸增長速度還是較快的。

還有,十九大報告明確把防範國內金融市場的系統性風險作為2018年的首要任務,但隨着市場形勢變化及金融監管組織結構的調整,這一政策也有較大調整,金融市場的去槓桿轉向為穩槓桿。這種轉向效果如何還得進一步觀察。對於國內財政政策,推出了一系列降費減稅政策,對促進企業的發展和增強居民的消費力能夠起到不小作用。

內房倘續繁榮 中國經濟仍樂觀

房地產仍然是2018年中國經濟的定海神針。對於房地產化的中國經濟,只要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繁榮繼續,中國經濟根本上就不用太擔心。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已經持續發展與繁榮近20年了,房地產業的銷售金額從1998年的2,500億元左右上升到2018年的15萬億元左右了,是1998年60倍。盡管從2016年開始政府說已經推出了一系列遏制房價過快上漲,遏制房地產過度炒作的政策,但從2016年開始,國內房市增長速度仍愈來愈快,銷售金額愈來愈創紀錄。即使在2018年,看上去一些城市的住房銷售面積在下降,但全國住房銷售金額仍保持在高速增長區間。如2018年1至10月份國內住房銷售金額的增長達到15%,中西部地區則達到20%以上。如全國住房銷售面積增長下降,但銷售金額仍保持高速增長,這意味着國內各城市的房價仍在普遍上漲。

事實上,從國家統計局數據看,國內70個大中城市房價基本上都在上漲。只要國內各城市的房價還在上漲,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繁榮還會繼續。所以,在中國的房價仍保持普遍上漲下,2018年中國的經濟增長不用過多擔心。

2019年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勢,GDP增長基本上會保持在6.2至6.5%這個增長區間。而影響中國經濟形勢最大不確定性,仍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這不僅增加美聯儲貨幣政策可能出現的變數,也在於中美貿易戰結果根本無法判斷。對於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時,我曾經認為他完全是一個理性商人,其行為肯定會以利益為準繩,但實際證明,這種判斷是不正確的,完全低估了特朗普的不確定性。

2018年5月,美國德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波比斯古(Ionut Popescu)在《外交事務》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特朗普不需要大戰略:為何計劃被高估了》。文章認為,目前特朗普的行為最令人批評的是,他做甚麼都缺乏所謂「大戰略」,即為國家利益訂立長遠、連貫、一致的規劃,並以現實方法達到這些目標。

但在波比斯古看來,這種傳統思維在實踐上存在嚴重缺陷,因為,現實社會畢竟不是實驗室,精英、領袖如何能在變化迅速的國際環境中,準確地分別不同威脅和機會,並預測這些威脅和機會在未來如何變化;因此要保持長期、連貫、一致的規劃更是不可能。面對着瞬息萬變的國際環境時,如何做出即時反應、調整行為力度、適應不斷變化的狀況,才是一國外交政策成功的最重要因素。這稱為「應變策略」(emergent strategy)。

特以不確定性 製造市場焦慮

波比斯古認為,特朗普那種個人意志強烈、無視美國人權和自由理念的取向,言論出爾反爾的行為,正是「應變策略」的體現。如果特朗普採取的是應變策略,博弈對手還是有規律可循,但特朗普則不是這樣,他創造出的是「不確定性經濟」(uncertainty economy)。也就是說,特朗普與對手的任何博弈都是不確定的,特朗普用不確定性來遏阻企業海外投資,用不確定性讓貿易談判對手國的經濟動盪不安,用不確定性迫使美聯儲就範,用不確定性來讓整個國際市場焦慮不安及震盪等。

也正如我年初所說,特朗普是全球經濟增長最大的不確定性,而2019年他會變本加厲利用不確定性來衝擊中美貿易判斷及國際市場經濟秩序。這對中國經濟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因素。對此,中國政府只能是以靜制這種不確定性。

2019年中國政府的經濟政策仍會以「穩」字當頭,因為,「穩」不僅是應對外部衝擊最好的方式,更重要的是「穩」可以讓中國經濟生活中的各種風險都隱藏起來,不讓這些風險顯露,以時間換空間。

這也意味着2019年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態勢及政策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既不會如不少房地產業的業者所強調當前房地產市場出現危機,需要鬆綁,早些時候出台無所不用其極的行政性的房策,也不會對現行房控實質影響巨大的政策。

同樣是以時間換空間,中央政府希望用時間把當前中國這個巨大的房地產泡沫收縮掉。2018年國內住房土地市場火爆,全國的住房土地出讓金增長創歷史,就在於國內房地產開發企業仍然看好未來國內的房地產市場,看好2019年國內房地產市場。在這種情況下,2019年國內房地產的繁榮還會持續,國內的房地產化經濟持續會有好的增長。

不過,當國內房地產市場的泡沫已經蔓延到三四綫城市,蔓延到中西部經濟落後地區時,中國的房地產化經濟是否能夠再持續下去,卻是相當不確定的。所以,2019年國內房地產市場存在不少的變數,國內房地產化經濟同樣會增加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同樣,對於中國股市也很難抱有樂觀態度。這就是我對2019年中國經濟基本判斷。

美國聯儲局貨幣正常化、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等因素,使中國經濟的不確定性不斷增加。(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