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中山戰略合作 意在深中通道?

中國版 2018/12/14

分享:

過去十年,廣州市流行簽戰略合作協議,但簽的對象三類最多,一類是頂級大學如清華大學和中國社科院,一類是火紅的大公司如當年的海航,還有一類是中央部委如當初的國家工信部。與省內省外的城市,較少簽這類對接協議。

以近3年間看,廣州與其他城市簽下戰略合作協議的,不多的省外城市如青島,跟國家海洋戰略有關;去年廣州與東莞簽,東莞是廣州在佛山之外最大的近鄰,有很多切實的需要。但近期廣州與中山簽下戰略合作協議,還請了廣東省交通廳副廳長陸亞興見證,於是被認為與一個傳說有關。

那個傳說,就是繼港珠澳大橋之後,由於當年港珠澳大橋採取的是單Y方案,而沒有採取拉上深圳一把的雙Y方案,深圳與中山合作,推動建深中通道,終於被批准且已經開工,工程預計2024年前建成通車。

深中通道的主體工程已開工,按說沒有甚麼可變的了,但最近傳出風聲,說廣州市正在爭取省方支持,同時說服深圳和中山,修改一下工程方案,即由現在方案的西橋東隧,改為東西全隧。

本來深中通道的建設只是深圳和中山兩市的事,工程本身與廣州無關,傳說廣州方面建議改方案,是突然醒悟,深中通道工程中雖然選擇西橋東隧方案,但仍有一座跨越伶仃洋的大橋,這將會限制日後進出廣州港、南沙港船舶高度,等同廣州的出海權受到限制,於廣州國際航運中心地位可能是重大打擊。

冀修改工程方案 保航運地位

但廣州若真的提出東西全隧的方案,一是要修改施工方案,有很多程序上的麻煩,二是水下隧道的建設難度和建設成本將大大提高,於出資人深圳和中山來說都不情願。

就在這個傳說的背景下,廣州與中山簽下戰略合作協議,又主動送出了中山與廣州軌道跨區相接、廣州南沙與中山翠亨全面對接重禮,這對中山來說,應可抵銷深中通道成本提升、工期延長的損失。但這只是中山官場的傳說,深中通道工程另一關連方是深圳,就不好說服了。

撰文 : 盛一江

欄名 : 大灣區手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