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數教授

副刊版 2018/12/20

分享:

理大上星期爆出有疑似教職員及研究生食霸王餐,一天可以被人走數幾十張單,到頭來是要無辜前綫人員自己揞荷包為餐廳填氹。根據引述,前綫員工指走數者大多是非本地人,餐廳惟有貼上溫馨提示牌,提醒客人要付錢。

我也曾親身目睹一件令人「大開眼界」之事:有一天,我要到校園保安處更新行車證,忽有一男士氣沖沖走進來,原來他的車給保安處同事鎖了。職員停車場被鎖車,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不適當地泊了傷殘人士車位。每個傷殘人士車位旁邊都掛上了警告,清晰地說明車輛在沒有許可證下,泊進去會被鎖車和罰款320元。大部分同事都自律和守規矩的。

那位男士是某系的非本地教授。他大聲質問:「為甚麼鎖我車?!」保安客氣答:「但凡普通車輛泊了傷殘人士車位,我們都有規定會鎖車和罰款的。」「教授」:「快給我解鎖!」保安同事:「可以可以!有個320元的罰款……」「教授」:「叫你上司來!」我站在他旁,也忍不住給他一個白眼,希望用眼神向他表達:「明明你自己錯,小小數目快啲交啦!咪咁無賴丟晒同行架好無?!係咪要網上呼籲同你籌錢交嗰 300幾蚊呀?!」不知是我眼神表達不到位,還是文化語境大不同,身旁那位仁兄瞥了我一眼,就別過臉去。

保安上司走出來,「教授」一味重複堅持「我看不到!」、「我不熟悉香港法例!」、「我不知!」。保安上司非常有耐性地解釋:「假設你走出街亂泊車或亂過馬路,香港法例不會因為你不知或未見過有關條例,而不發你告票是嗎?」被人兜口兜面這樣說,我在旁也替他感汗顏,殊不知那位仁兄仍然堅持就是不交!30分鐘過後,我推門而出時,仍然聽到他扭盡六壬企圖免交罰款,真難為保安有耐性地不知跟他「磨」了多久。

走出門外,那日藍天白雲,但我心裏有點戚然,因有一連串問題纏繞思緒:此類連自己應付的「數」也意圖「走」的學者,來到此城在高等學府任教,他們究竟如何教?教甚麼?又教到甚麼?面對一班滿腦子只想着為自身謀求最大利益的「學者」,這個社會如何期望他們會對香港下一代的教育有所「承擔」和「貢獻」?而大學現時對「學者」的要求,是否已淪為只限「知識傳授」和「論文生產」,而非「身教言教」以及「智慧啟蒙」?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