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陷「內憂外患」 6座大山壓頂

評論版 2018/12/20

分享:

最近歐洲進入了多事之秋,正當英國為脫歐方案爭吵得難解難分之際,法國又爆發了半世紀以來最激烈的民眾示威及騷動。其實歐洲問題有多樣化多層次的特點,風險來源複雜眾多,且一方有事多方受累,令前景至為多變難測。

德法英意西 各有內部問題

歐洲的問題要分開主要國家(尤其是德、法、英、意、西「五大」)的各自內部問題,和全歐正面對的普遍性問題,當然還要注意兩大類問題間的複雜互動。

「五大」的內政罕有地同時呈現少見的不穩,正嚴重衝擊各自對內施政及外交行動,略論如下:

(一)德國正值參與聯合政府的三大黨均在新舊更替之時。掌權18年的女強人默克爾將在政治舞台落幕,她所屬政黨基民盟(CDU)已選出卡倫鮑爾繼任主席。她乃默之接任選擇,但聲望遠不及默,要團結本黨及號召全國殊非易事。另兩大黨基社盟(CSU)及社民黨同樣處於交接狀態。三黨新人事新政風為何,怎樣協調以保障聯合施政,均有待觀察。此外還要應付迅速冒起的左右翼較極端政黨:綠黨及另類選擇黨(AfD)等的挑戰。

(二)法國「黃背心」運動動搖了全國政經根基,乃1968年「五月風暴」後最大型民眾反政府示威,且有蔓延鄰國比荷之勢。總統馬克龍雖作出一些讓步,如推遲增收燃油稅半年,及取消一些針對基層的稅收等,但能否平息民怨尚待觀察。馬克龍民望插水政途大受打擊,更易令極右及極左政黨聲勢上升。

(三)英國「脫歐」事件的發展只能以「一塌糊塗」來形容,英國內政亦只得個亂字。這令英國政局、「脫歐」及英國對外關係等均陷入了前景三重不明的困境。

(四)意大利與歐盟矛盾激化。意大利先因拒收難民,後因財赤過高而與歐盟抗爭,未知如何收場。這不單嚴重影響了歐盟權威及歐盟內部凝聚力,還可能觸發歐債危機等其他高風險問題。

(五)西班牙強勢首相拉霍伊下台後由少數黨執政,政局自難安穩,且令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聲勢增大。最近南部地方選舉極右力量得勢,政治前景更添變數。

歐盟龍頭失效 極端勢力膨脹

在「五大」的政局不穩問題外,歐盟又同時要面對多個內外困擾因素,形成了多座壓力「大山」:外部的有三座即「外三山」,內部的也有三座即「內三山」,其狀況及趨勢值得關注。「內三山」包括:

(一)法德軸心弱化。法德合作乃引領歐盟關鍵所在,現時法德皆國內不穩,將影響兩國在這方面的作用,令歐盟推動一體化及應對緊急事態的能力大減。多事之秋又逢龍頭失效,可謂禍不單行。

(二)民粹主義極端主義勢力不斷膨脹,傳統的中間路綫主流勢力轉弱,奧地利出現了首個極右政權,意大利及希臘則是左右極端黨派聯合掌政,而法德等其他國家的極端主義勢力日強。極端主義者多是反歐盟反移民及支持保護主義,對歐盟的凝聚力禍害日甚。

(三)歐盟內區域矛盾惡化。原來歐洲便有南窮北富鴻溝,歐豬債券問題加深了間隙。現時東西鴻溝又現:原共產主義的東歐國與歐盟出現了政治及經濟上的多項分歧。

難民湧入掀分歧 歐美趨對立

「內三山」問題日趨嚴峻,引致歐盟內部人心渙散,疑歐情緒日增。一些悲觀分析更認為歐盟正處崩潰邊緣,這在目前或許有點誇張,但風險確實存在且看來正上升。與此同時還要應對「外三山」問題:

(一)難民湧入。中東北非動盪引致大量難民湧入歐洲,導致多國內政不穩及歐盟內部分歧上升。本來這便要求各國內部及歐盟各成員間團結一致合力應對,但卻反成分裂誘因,凸顯了歐式民主政制及歐盟體制的重大缺陷。

(二)歐美決裂。特朗普上台後歐美分歧變成了不可解矛盾,令大西洋聯盟瀕臨瓦解。歐盟已要在軍政經及外交上與美分道而更趨獨立自主,另方面特朗普又一反之前美國策略,聳恿英國及其他成員國脫歐,令歐美對立更為尖銳。

(三)歐美俄關係糾結難解。俄國與西方關係惡化本已成了歐洲要面對的挑戰,美國更在旁煽風點火使與俄對立升溫,並藉此分化歐洲。無論如何,面對「外三山」歐洲本要更為團結共同應付外來挑戰,但現時這反成了分裂的催化劑。

近年歐洲進入巨變時期,歐盟要經受自成立以來的最嚴峻考驗,能否通過2019將是關鍵一年。正是:紛爭難解怨氣深,漫天風雨陸將沉!

除了部分歐洲國家政局不穩問題外,歐盟又同時要面對多個內外困擾因素,需經受自成立以來的最嚴峻考驗。(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