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作西多士

副刊版 2018/12/21

分享:

厚度足有一吋七分,金黃外皮飄着陣陣蛋香,刀落,不用絲毫力量已把厚塊西多士送進口,味道差點兒可媲美赤柱泗益。這說法一點兒也不誇張,唯一誇張的是,這西多士是免費的,在某航空公司設於羽田機場的貴賓室,便可享用。

同一航空公司,醫生坐長途直航機由華盛頓到香港,航程足有十五小時,唯一安慰的是,知道早餐將有肉丸魚丸粥,這是新添項目,心想定必精心炮製,故非試不可。豈料最終見到的,是一碗白色漿糊裏放上兩粒深色肉丸和兩粒淺色魚丸,顏色鮮明對比,這賣相實有點侮辱我們的廣東生滾粥。甫入口,白粥果然只是淡口漿糊,而肉丸則是弄熱了的雪藏肉丸,粥和肉丸之間,毫無關係可言,大可以是一碗白粥,而雪藏肉丸另上。

同一航空公司,不明何以在質素控制上,竟有天與地之別。若問CEO,他定有數十理由包括航空條例、美國肉類管制、當地文化、人手不足等等,其實醫生早已習慣難吃的航空公司餐飲,惟這西多士着實是偶然驚喜。

醫管局跟所有大企業一樣,質素定與資源掛鈎,醫護人手不足,每位醫生護士要照顧的病人數目,超過體能所限,整體服務質素定必下降;惟在有限環境下,仍有不少「西多士」出現,就是那些令人感動的醫療故事,只要憑心去幹,在緊絀資源下,也可以做出好水平。

當醫生,寧作西多士也不做肉丸粥。

這免費的西多士在某航空公司設於羽田機場的貴賓室,便可享用。(相片由專欄作家提供)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9/05/09
立體派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