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安理得地毫無大志

副刊版 2018/12/28

分享:

打從不知多久之前,我已沒有訂下新年展望大計的習慣,因為太了解自己了,大計到頭來如同虛設,毋須等到年尾回顧,直情幾個月後已不着痕迹地拋諸腦後、煙消雲散。摸清自己個底,就乾脆連想大計的腦汁都慳番。

這不代表沒有計劃,而是覺得毋須太看重一定要在年頭make a change,彷彿一年就只有這麼一次作出改變的時刻。其實,要改變,我們有的不僅是一月一日的那天,而是一整年的三百六十五日。再引伸,隨時哪一刻有一個念頭想改變,那個當下就是最佳契機,心轉境即轉,根本毋須硬要等新一年的來臨,才去回顧和展望人生。

美國有調查發現,原來逾八成人到二月第二個星期,已不能維持自己對定下的新年大計之熱熾。我早有自知之明,新年大計那種鴻圖偉略、雄心壯志tone從不適合我,故很久以前,已沒有興高采烈地計劃來年要如何如何。我們的新年大計通常落得有頭威無尾陣的結果,就是開頭時,高昂情緒大過決心,但要在打後的十二個月維持起頭那種大鑼大鼓、士氣高昂的熱熾,誰又能長期整年咁high ? 一時三刻的忽然決心,其實不能成功改變甚麼。

決心之可貴,在於熱熾減退時,仍能繼續意志和行為。所以有些事,應做便要做,靜靜地、沉着氣用心行每一小步便是,要等有mood才做,注定失敗,因為人的情緒靠不住,別讓自己的情緒決定自己的命運。

至於我,現時除了人生必須履行的幾項重大責任外,已沒啥覺得非要得到或成就不可了。所以,今年繼續心安理得地毫無大志。與其每年一大計,我寧願每天小提醒:「專心」盡好自己要履行的責任、「用心」過好每一天、「開心」享受生活細節,以及「真心」對待自己與他人。若為了成就一個大計,卻忽略每天身邊人和事的小美好,那到頭來是得還是失?於我,能夠守住這四個「心」,人生每天就不白過,因為對我來說,「如何做人?」這個課題比來年要「做到甚麼?」重要得多了。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