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巨嬰」

副刊版 2019/01/02

分享:

十年前,我入職教師才一年,就與幾位有多年教齡的老師們一起,帶着五十多個中三學生去了日本。我們繞着東京旅行,共六天,其中兩天呆在箱根。此後很多年,東京我去過幾次,箱根倒不曾重訪。最近再去,看到相似的景點,冬天的富士山、纜車、大湧谷、蘆之湖等,回想當年旅行的經歷,頗有感觸。

這次,我去箱根的旅行十分安靜。在日式旅館住下,徒步、纜車、泡溫泉、讀夏目漱石的《草枕》。吃的方面一切從簡,聖誕節也不例外。十年前的那一趟,卻是很不一樣的。與學校合作的旅行社安排得極好,所有人都沒有走甚麼路,舒適的旅行巴士載着我們來回於不同地方。清楚記得,同去的女老師穿着三吋高的靴子,也絲毫不覺得辛苦。我們所有人入住一家傳統溫泉旅館。房間舒適,每晚有人鋪床,三餐可媲美懷石料理。

當年我少不更事,對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所知甚少,現在也還在摸索中。但十年後回想當初,有些反省。學校旅行的目的,不是把學生們培養成旅行「巨嬰」,事無巨細安排妥當;用舒適的交通包裹所有行程,完全不費學生們的腳力;飲食大過基本需要,近乎奢侈。現在許多孩子的家庭旅行,以放鬆為主要目的,食宿行、購物等方面都已經是放開了手腳。聽一些學生們說,旅行中最受累的是等、等、等,等吃飯、等購物、等付款……如果學校旅行和家庭旅行都如此安排,是否讓孩子們誤會了旅行的全部意義?

學校旅行,目的不僅僅是到訪當地風光,體驗當地文化,也是難得的撇除「巨嬰」屬性的旅行教育。

撰文 : 艾心

欄名 : 師心浮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