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環球形勢險 美歐成風眼

評論版 2019/01/02

分享:

平安夜聖誕老人給美股送來大熊乃不祥之兆:2019年將開年不利。事實上,新一年全球政經形勢持續惡化,本已意料之中,不明朗者是惡化會達到何種程度。對此務必有充分的危機感。

內外問題交織 美恐引爆危機

從全球看,新年伊始已有多宗事件的發展可能引致危機,而美國更是風暴眼,涉及的問題包括國內政爭激化、在中東從敘利亞撤軍、中美貿易談判、美俄的中導矛盾和與日歐的貿易爭議等。且國內外問題交織糾結,並涉及多個大國及敏感地域與議題,很易觸發衝突及導致世界局勢大變急變。

除美國外,各地亦多爭端,尤以歐洲情況最值得關注,英國脫歐問題便要在月內得解,但形勢比之前更不明朗。何況德法西比等多個歐洲國家內政亦處大變時期,前景難測。

總之,新年伊始已變局難料,全年走勢要先看首季發展,對美國的情況尤應深入探索。內政方面,通俄門報告出台及新國會中民主黨控制眾院,必令黨際及黨內鬥爭加劇。正如前共和黨眾院議長瑞安所說,美國政治正走向破碎撕裂,也如民主黨參院領袖所說:特朗普近期脾氣很壞。政治生命受威脅,令他連番力排眾議強硬出手,在邊境建牆一事上寧讓政府關閉也絕不退讓、突然宣布自敘退兵而致國防部長辭職,據報還要自阿富汗撤軍和炒掉聯儲局主席。

特朗普受威脅 出手勢更強悍

看來特朗普已決定由搞起震動來轉移個人的政治壓力,故出手又狠又重,大有背水之戰氣勢。若是則不單美國內政難有寧日,外交上亦將驚嚇頻仍。

自敘阿撤軍乃特朗普一貫主張,只是一直受阻未能落實。這次他一意孤行,必將引起中東一帶的地緣政局變化,牽動區內大國如伊朗、沙特等和區外大國如俄、英等,將為大變局掀開序幕。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將引致俄羅斯報復,幾十年的軍控成效將蕩然無存,美俄及歐俄關係必進一步繃緊。此外,俄國與歐美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對峙亦在變化中,歐洲正逐步回到美蘇冷戰時期的對峙局面。中美問題同樣日趨複雜難測,特朗普雖想與中國達成協議,但鷹派卻不斷攻擊中國且頻頻出招,繼華為事件(見本欄12月8日「華為風波美鷹派作浪.阻習特走近」文)後,又起訴兩名中國黑客。

幾個大周期重疊 大震動恐難免

顯然,若各事發展的負面影響重疊而來,2019年首季便可能發生大震盪。在上述各項近期可見的風險源,還須防有其他未露頭的黑天鵝飛出。更為重要者是了解各事件後面的大趨勢,他們只是個別的反映。

目前世界正處於幾個大周期轉折重疊的關鍵時刻,大變革大震動無可避免。轉折的體現包括:新興經濟體尤其中國的冒起,西方文明主導世界數百年的時期步向終結,「美國世代」(Pax Americana)開始淡出,西方資本主義發展百年一遇的停滯,和新一輪的技術革命等。人類文明又走到了重要關口,更可能是文明由「雙魚紀」轉入「水瓶紀」的2,000年周期性更替,乃天災人禍等各種時空壓力的滙聚奇點。

回顧2018年,便可充分理解世局正瀕臨巨變及美國的風眼地位。美國內部矛盾更深撕裂更顯,連南北戰爭的200年舊怨也再度浮出,民間「武鬥」苗頭初露(如有反猶太分子槍擊猶太信眾)。外交方面有兩大逆轉:一是全面落實以中俄取代恐怖主義,為頭號敵人的新戰略,二是大力推行「美國優先」及孤立主義策略,發動了涵蓋盟友的貿易戰,和陸續退出多項國際協約。

歐洲是另一個風眼,出現了多項巨大的內外壓力(見本欄12月20日「歐洲陷內憂外患.6座大山壓頂」文)。其他主要國家如日本及印度、巴西及南非等,內政外交都在蛻變中。

中國內憂外患 難作定海神針

在全球各地變數日增的大環境下,中國的情況同樣令人擔心,出現了前所少見的內憂外患,並以此「慶賀」2018年的改革開放40周年和2019年的建國70周年。內憂是增長持續放緩且無法企穩,外患是美國正全力對華開展新冷戰,並為熱戰準備,更拉攏「五眼聯盟」圍攻中國。此外,若有全球性金融及經濟風暴時,中國將難再扮演定海神針角色。

當地緣政局日危之際,全球市場見熊更令人不安,「完美風暴」的幽靈正在天邊飄蕩。正是:人間又值滄桑劫,地復天翻震盪深!

從全球看,新年伊始已有多宗事件的發展可能引致危機,而美國更是風暴眼,涉及問題包括國內政爭激化、在中東從敘利亞撤軍、中美貿易談判爭議等。(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