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破貿戰僵局 拉攏日英本小利大

評論版 2019/01/05

分享:

回首10年前,筆者把研究精力轉投土地經濟、城市布局,以及人口政策之前,主要關注的領域,一直是全球化語境下,中國的外部環境,及其外交政策。可以說,筆者眼前探究亞太城市網絡,以及以之為載體的永續發展模式;其實,也是從前在海外、國內研習東亞現代化、城市化的延續。

地緣形勢 孕育中印海陸複合國

國際關係與城市研究最大的交集點,在於對地緣的關注,以及不斷更新的詮釋;21世紀即將要迎來第3個10年,隨着自然科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的突飛猛進,我們對如何管理、發展、保育一個社區、一個城市、一個國家,有着日新月異的見解與迷思。然而,從環球政經分析,到城市產業布局,我們仍然離不開最傳統、最古老的「地緣」框架;「地緣」始終是我們理解、研判形勢變化的重要憑藉與尺度。

在人類歷史上,富強時間最長久、每每以千年計的文明與政權,只存在於中國、印度與歐洲。而相比起歐洲,中、印的強盛期,又特別穩定、綿長。其中一個原因,正是烏拉爾山以西的歐洲大陸,缺乏天然屏障-強大政權的核心區,不容易形成牢固的防衞縱深。一旦強敵從西方登陸、或從歐亞陸橋東來,即無險可守,必須力拼到底;終致國力盡耗,數世而亡。

相反,南邊的地中海、從北非到西亞的大沙漠,又阻礙了歐洲文化、商業對外擴張;使到工業革命之前,歐洲即便偶爾政治相對統一、生產力提高,其政治輻射面亦較為有限。

相對地,中國與印度隔帕米爾高原而背立;各自幅員廣大之餘,又分別面對東海、南海,以及印度洋。農耕文明的強大,支撑了中、印異常龐大的人口;經濟規模帶來剩餘物資,再加上便利的海路網絡,讓中、印成為典型的「海陸複合大國」。中、印並列於東亞、南亞的海上貿易體系,讓兩國的文明惠及日、韓、阿拉伯世界,乃至東非。同時受到兩國文化輻射的越南等國,即稱為印中半島﹙Indo-China﹚。

美「兩洋國家」 日英成左膀右臂

當工業革命發生偏處西北歐一角的英倫列島之上,上述「海陸複合國家」稱雄歐亞大陸的歷史便被扭轉;英倫列島本來各不相讓的英格蘭人、各式凱爾特人後裔,發展成「英語民族」,並四出到世界不同海島、海港,建立美、加、澳、紐等「英語民族國家」,以及大大小小的殖民地。

亦拜工業革命所賜,維多利亞女王及其後人,擊敗了西班牙無敵艦隊,以及歐陸上法蘭西、俄羅斯等傳統陸權;「英語民族國家」憑藉對海島、海路的控制,一直稱霸世界到今天。

經過獨立戰爭、經過兩次大戰,「英語民族國家」,或曰「海洋霸權」之內的霸主寶座,由倫敦轉移到華府;然而,直到今天,華府仍然走着「由海到陸」的老路--以戰略島鏈為支撑點,緊鎖西歐、東亞、南亞等腹地,以維護其全球利益與領導權。作為「兩洋國家」,美國的左膀右臂,自然是位處西太平洋的日本列島,以及位於北大西洋的英倫列島。而偏偏,這兩個國家,又與中國、又與香港,有着千絲萬縷的歷史淵源和現實利益。

無論中、美在今年春天談判結果為何,對於貿易戰的惡化,筆者從來不甚擔憂。從最新的工業生產指數及展望看來,美、中、歐都陷入低谷;要麼一同沉下去、要麼一起爬上來,沒有誰,包括特朗普有本事獨善其身。

新版TPP啟動 日走更獨立經貿路

相對地,考慮到中國政府及銀行體系的舉槍能力、融資能力,以及普羅大眾的儲蓄率、消費潛力,在提振景氣方面,北京可以出的招數,起碼不比特朗普少,而明顯要比默克爾、馬克龍、文翠珊要多。

然而,放眼更遠的將來,作為「兩洋國家」的美國,與作為「海陸複合大國」的中國,終究要在國際市場、戰略資源,乃至發展模式、安全布局上一較高下。無論貿易戰的前景為何,中、美關係即便不同於中、蘇冷戰,也只是在新時代、換了另一種型式的比拼。會否更激烈、更血腥,眼前實在難以論定,最起碼的準備,是保持清醒、步步為營。

英國脫歐以後,華府透過倫敦去牽制法、德,遏阻俄國的能力受損,要在三數年之內恢復實亦不易。與此同時,新日皇登位,作為虛位元首,雖然無法直接介入安倍施政,卻始終是日本和平主義的最大象徵。未來,「特朗普--安倍--德仁」的三角關係,亦牽扯到中國、乃至整個東亞的安全情勢。

如今,被特朗普「退群」的新版「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即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已然啟動,重心在於日本、加拿大、澳洲、新加坡等國;基本上,就由美國以外的亞太「英語民族國家」,以及華府的盟友所組成。安倍政權會否以此為平台,提升東京在區內的影響力、戰略腹地,則尚待觀察;無論如何,特朗普的舉措,客觀上促使日本走上了更具獨立操作空間的國際經貿之路。

藉與英海軍協作 與多國增互信

正當文翠珊為再次向國會提案而苦苦思索,竟有英國議員認為,脫歐後英國將有更充裕的預算,派兵到歐洲以外;甚至明言,皇家海軍要在南中國海重建基地,以強化在西太平洋的角色云云。中國外交部、國防部,固然不可能對相關言論過於認真;然而,北京亦須注意到,英、日上述變化,或許會對中、美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平衡,帶來微妙的變化。

英、日作為「兩洋霸主」美國的左膀右臂,不會在短期內發生根本變化。然而,如何透過與新版「TPP」簽署國,尤其是日本作經貿互動;如何透過與皇家海軍協作,增進與新加坡、馬來西亞、澳洲、新西蘭海上力量的互信與了解,卻是北京本小利大的可作為之處。

畢竟,美國的海上霸權再強,亦非滴水不漏、完全沒有戰略空隙。當倫敦與歐陸漸見疏離,亞太國家、尤其是前殖民地對英國的戰略價值自然更高,北京應當更具針對性地發展相關多邊關係。

而一個在國際經貿、投資、安全問題上更見自主的日本,只要有德仁作為重要制約與平衡,北京亦可與安倍政權找到互利共生之道。最終,北京與倫敦、東京關係的微妙變化,也會帶來中、美角力的新局。從大處着眼、小處着手,就始於足下。

國際經貿政局起波瀾,北京與倫敦、東京關係的微妙變化,或會帶來中、美角力新局。(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