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成功 西方準備好學習嗎?

評論版 2019/01/07

分享:

自40年前開始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一直是個好學生。如今,在經歷了40年高速發展後,中國日益讓自己成為一位老師,向海外投入了更多資本,其投資了的國家的運行情況,有中國強大的利之所在。但世界準備好向中國學習了嗎?

近幾年來,中國一直在利用其更加自信的走出去政策--其龐大的一帶一路計劃便是最雄心勃勃的證明--推進其自身的經濟利益和軟實力。中國領導人希望恢復他們眼中,中國在世界的合理地位。

中國的經濟分量在1600年達到頂峰,佔全球經濟的三分之一。此後直至1820年,其佔全球GDP之比緩慢下降,1820年後,工業革命對西方經濟增長產生了巨大影響,中國佔全球GDP之比更是急劇下降。到20世紀60年代初,中國佔全球GDP之比已跌至5%以下。

改革開放創增長奇迹 擺脫貧困

接着,鄧小平開啟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中國的增長奇迹就此揭幕。1978年以來,中國讓數億人擺脫了貧困,其佔全球GDP經濟之比持續上升,目前已達五分之一。如果中國想將自己的經驗成為其他國家效仿的對象,從而提高自己的國際影響力,就必須找到奠定其成功基礎的機制,並解釋為何他們可以「移植」。

這其實便是新成立的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的使命。該中心的英文縮寫ACCEPT(「接受」之意)頗具暗示性,即致力於理解和傳播中國的發展經驗。本月早些時候,它發布了其第一份報告,題為《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經濟經驗》。

報告包括5項引人注目的觀察。首先,中國過去40年來的增長,主要來自新晉企業,而非來自舊企業重組的驅動。此外,農地轉工業和住宅用途所產生的租金分配,在鼓勵投資方面起着關鍵作用。與此同時,金融深化對於刺激企業家活動和消費至關重要。開放也鼓勵了學習;最後,前瞻性宏觀經濟政策讓中國得以避免金融危機,磨平增長波動。

民企驅動經濟 國家創市場准入誘因

報告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事實上,這也是1978年以來,幾乎所有對中國發展經驗的分析中都會提出的問題--即國家和市場的相對角色。新民營企業的崛起和政府的「幫助之手」,誰對中國的成功更重要?

這絕非新問題。但哈佛大學的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在發布會上指出,一些人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總是會言及經濟以外的東西。羅德里克相信,中國好比經濟學家的羅夏測試(Rorschach Test,編按:大意如心理測驗)。

但上述ACCEPT的報告可能為這問題提供了有用的洞見,它強調國家管理和經濟自由化如何互動。新民營企業是經濟增長的關鍵驅動力,但製造強烈的市場准入誘因的卻是國家。企業家苦心經營與政府機關的關係,國家用市場訊號指導資源分配和評估試點項目。

除了鼓勵新企業進入,國家還動員了大量國內資源用於投資。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國家確保了各級政府不斷試驗和學習,而這將是中國解決諸如不平等問題的關鍵。

華推銷「成功」 先解決國際不信任

但解釋驅動中國發展的主要因素只是第一步。中國想要有意義地輸出其發展模式,必須克服大量其他障礙--首先是日益增加的國際不信任。

發達國家的一項主要抱怨是,中國一直對他國的創新「搭霸王車」,包括要求外國公司與中國企業共享技術,以此作為市場准入條件。當然,在如中國這種經濟發展階段的國家,吸收和模仿外國技術是完全正常的,但中國的規模和市場力量,卻大大提高了她鼓勵技術轉移的能力。中國也一直樂於利用這一槓桿,並經常令其競爭對手感到不公平。

與此同時,發展中國家也日益質疑,中國的投資是否真的在幫助他們。到目前為止,中國總體而言會避免將其投資明顯地與政策條件掛鈎。但隨着許多投資的經濟回報低下,中國無法再忽視如何使用其資源或貸款對象的負債問題。

在說服其他國家接受其發展經驗的過程中,中國面臨着一個艱難的選擇。畢竟,中國發展的成功,部分要歸因於一個事實:她自主掌握了整個過程的全部主動權。相反,中東歐國家背負着歐盟強加給他們的發展政策--這一動態極大地刺激了反建制政治力量的崛起。

東西方敵對深化 不符全球利益

在其國際影響力遭到愈來愈多怨恨的當下,中國推銷其發展模式的能力,受到了嚴重削弱。西方仍堅持,不可容忍非民主方式在全球取得成功。我們正在邁向危險的衝突--是制度而非文明的衝突。我們需要彼此適應。

發展中國家斷然拒絕中國經濟奇迹的經驗是不可取的,而中國和西方之間敵對的深化,也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相反,各國應該持開放態度向中國學習,反過來,中國應該認識到其政治模式的局限性--哪怕是與有缺陷的西方民主相比。

(埃里克•伯格洛夫是倫敦經濟政治學院全球事務研究所主任)

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19.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國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創造了增長的奇迹,讓數億人擺脫了貧困,其佔全球GDP經濟之比持續上升,目前已達五分之一。(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埃里克•伯格洛夫(Erik Berglöf) 倫敦經濟政治學院全球事務研究所主任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