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童年遭性侵 藉創傷治療走出陰霾

副刊版 2019/01/09

分享:

現就讀大學三年級的Karl(化名),自11歲已發現自己是男同志,數年間經歷了幾段不愉快的關係,導致身心受創,更曾出現自殘行為,其後獲轉介進行心理創傷治療,在治療師協助下重新面對自己,讓生命再出發。

去年初席捲全球的MeToo運動,讓許多受到性侵、性騷擾的受害人勇於站起來作出控訴,但除了女性受害者,性小眾的遭遇又有多少人關注?

自覺沒尊嚴

20歲的Karl唸小六時曾遭性侵,他自言當時渴望關愛、感情生活,會上同志論壇結織朋友。一次與一位30多歲的「叔叔」交談過後,對方相約見面,便一同往逛街,「當時也有想過可能會出現攬攬抱抱的場面。」但「叔叔」卻直接把他帶往公廁非禮,雖沒有真正強暴行為,但過程已令12歲的他感到害怕不安。

Karl事後把經歷深深埋藏,到中三時結織了一位二十多歲的男友,對他的傷害更大,因這關係中沒有接納與關懷,對方只把他當作性玩具,即使分了手仍想繼續與他發生性行為,令Karl自覺沒尊嚴。

他續稱,其後的男友Dennis,則是一場騙局。Dennis聲稱自己是國際學校老師,同時又是救生員、黑社會分子,甚至爸爸媽媽也是黑社會成員,是毒販、打手……如此荒誕的「劇情」,Karl卻深信不疑,他現在回看也不禁苦笑,不知道當時自己怎麼會相信?最打擊Karl的,是對方自始至終是一個戀童癖,除了收藏、觀看,也製作兒童色情物品,甚至向Karl展示相片。「對方知道我小時候曾被成人侵犯,仍刻意讓我觀看,是難以接受。」他倆的關係維持了1年,Dennis最終遭警方調查,而在種種謊言中,只有救生員身份是唯一的事實。

分手後,當時就讀大學一年級的Karl試圖放縱自己,並屢次發生一夜情及不安全性行為,直至認識了現時的男朋友,才再認真看待感情。「當時因想保護對方,決定一同往驗HIV,結果證實自己為HIV+(HIV感染者)。」Karl形容,HIV+就仿似自己多年來的印記。

創傷過度承載

他因此需定期見社工,有一次當談及童年的種種,獨自回家後突然情緒爆發,不受控的又哭又笑、以頭撞牆,他自言是12歲後的所有經歷一次過來襲,甚至狂吞三十多粒感冒藥、出現自殘行為……最終轉介往小童群益會兒童心理創傷治療服務。

該會英國註冊藝術心理治療師陳小薇(May)指出,有些創傷過度承載,當事人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應對,會處於一種割離狀態,但當接觸到某些特定場景或回憶,瞬間便情緒失控或陷入恐慌。

她稱,創傷治療會藉藝術心理治療、音樂治療、戲劇治療等不同方式,打開當事人的心窗。Karl在12節治療中,利用不同媒介表達自己對創傷的看法及感受。「每次治療都是由他自選要討論的主題,讓他感受到尊重及安全感,過程中亦會跟着他的步伐前進。」

他曾用繪畫表達與Dennis的關係,畫了一條對方送給他的頸巾,卻又纏繞着他令他窒息;也曾以陶泥做了一個情緒容器,盛載自己複雜的情緒,Karl描述容器上有很多孔洞,是讓憎恨、憤怒、焦慮等情緒得以呼吸。

期望解開束縛

May姑娘也建議他用自己最喜歡的方法抒發情緒,他選擇了每天寫日記,想到甚麼便寫甚麼,最後更完成了一篇短篇小說。May姑娘指出:「最重要是以健康的方法替代傷害的方法來處理情緒,並學習與創傷並存,藉此解開過往經歷的束縛。」她續稱,運用到日常生活中,當情緒低落時,可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如繪畫、閱讀;當太激動時要懂得深呼吸,不要只着眼當下,可以休息、等待,再看遠一點!這些對管理及調校自己的情緒都很重要。

Karl不諱言,以前佷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愚蠢,也自我否定,但在接受輔導的過程中,學會原諒及接受自己,嘗試發掘自己內在的能力及需要,會明白人總有不完美、脆弱的部分;加上身邊有朋友及治療師的關愛及協助,能再向夢想出發。「我會繼續寫作,除了抒發情緒,也希望揭示社會的不公義,我的經歷並非個人的事,背後也有很多社會問題,希望為有類似經歷的人發聲。」

不要忽視小事

小童群益會兒童心理創傷治療服務在接獲求助者諮詢的兩星期內,即會進行初步面談,May姑娘強調:「因我們深信創傷治療不可等待,求助者有勇氣踏出第一步,便需即時處理,要是人手不足,也會尋找其他資源轉介及協助。」

她續稱,在過去接觸的不同個案中,有因性侵、家人自殺、遺棄、暴力事件等需接受治療,過程最基本為6節,也有個案治療時間長達3年;而在完成治療後約3至4個月,會有一次跟進面談,看個案進展,個別情況會需要重新接受輔導。「很多人自覺有創傷說不出口的,或不是大事不用處理……大事當然要處理,但卻不能忽視小事,因長遠會影響正常生活!」

﹏﹏﹏﹏﹏﹏﹏﹏﹏﹏﹏﹏﹏

賽馬會兒童心理創傷治療服務

對象:3至12歲

收費(個案治療):按家庭每月收入評估

查詢:2823 8646

20歲的Karl證實為HIV感染者,自言聖經故事中該隱被唾棄,所刻下的印記就恍如自己血液中的印記。(Gettyimages)

Karl用圖像描繪與Dennis的關係。(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沙池、畫具等,均是治療時常用到的道具。(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arl用陶泥做的情緒容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驢仔是 12 歲被性侵的Karl,跌落無盡的深淵,在創傷治療過程中,18 歲的Karl拯救了 12 歲的自己。(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治療過程中Karl會自我對話,讓自己更有勇氣面對自己。(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May姑娘指,在輔導過程中,會與求助者建立夥伴的關係。她強調Karl今天能走出陰霾,是經歷了很多努力。(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文 : 李越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