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普選特首僵局 政黨法是出路

評論版 2014/09/02

分享:

根據新華社報道,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議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在2014年7月15日提交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的報告》。

抗爭陸續來 港陷長期動盪

這項決議案最重要的規範: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產生二至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

當然,香港泛民派是堅決反對這項決議,他們在人大決議前先行公告佔中運動隨即就在香港添馬公園集會展開,來回應人大的決議,並公布9月之後的一連串抗爭運動。看來,香港社會勢必將會陷入長期的動盪:這其中包括了佔中vs反佔中的博弈、真普選vs假普選的對抗、民主vs法治的抗爭、以及一國vs兩制的辯論等。

不過,的確不是很多人、特別是香港以外的民眾,曾經了解過香港「政改方案」相互抗爭的實質內涵。過去有關「泛民派」和北京在政改看法上存在有「對立或對抗」的情況,對外界來說,一直以為雙方是對「2017年香港特首的產生是否透過直接選舉的方式」,存在有不同的立場。

中央泛民皆欲普選 問題是方法

但根據香港基本法,已經明文規定特首的直選將在2017年舉行。最近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了多國文字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內中也清楚說明「設定普選時間表」:早在2007年12月29日,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就決定,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這應該是很清晰的政策告知,北京根據法律規定,香港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是被允許可以透過「普選」方式來產生,這與香港民眾的期待,或是泛民的主張,實際上並沒有任何的差異。

所以爭執的重點,並不是普選是否執行的問題,卻是落在「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上。正如周日全國人代會常委會所公布的,這個辦法至少尚要包括「行政長官候選人應是如何產生的程序」。但是就因為在基本法裏並沒有明文的規定,才有早先在香港有各自表述的立場:像泛民派是主張可經由公民連署提名產生,北京則堅持必須由1,200人組成提名委員會來決定。

對北京來說,提名委員會的多數支持就是個門檻,形式上是要展現「集體意志」,但實質上則是存在需要過濾香港特首候選人需表現出「愛國愛港」的忠誠。因而相對泛民派而言,他們覺得可以競選行政長官的候選人,在跨出第一步時,可能就很難跨過提名委員會多數支持的門檻,甚至在提名程序上不幸落敗的候選人,尚會蒙受到不夠愛國愛港的奚落,當然進而就對這種提名方式,採取了反彈甚至杯葛心態。

立政黨法 2022容政黨提名

現在香港社會面臨的挑戰,不僅是前文所提到「佔中」與「反佔中」的長期對抗,而且這項人代會的決議案一旦程序上回到香港立法會,必須得到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才能成案。依目前表態支持最有力的建制派實力評估,要達到這樣目標可能尚缺4至6張票的形勢來說,這個法案很有可能最後被否決。

因此,如何可以化弭上述影響、而且又是可行的建議方案,真的需要適時提出:譬如說,如果香港立法會能夠通過一項「政黨法」,作為香港各界在2022年均能接受的「行政長官的提名方案」。

這其中最重要的內涵,便是規範:

1、今後根據「政黨法」登記的合法政黨,均可依據「政黨法」中的「相關規定」,提名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的候選人,這對目前爭議雙方來說,是可以接受的方案。

2、在「政黨法」中,需再條文化的說明候選人「不得違反基本法」或「不得主張分離主義」等規範,以取代目前北京因恐懼會有對抗中央的候選人出現,而一再強調「愛國愛港」的語調。

增條文 禁候選人搞港獨

這種明文規範,不但可使得北京今後毋須再走上台前,直接與泛民作言辭上的對抗;而且,「不得違反基本法」及「不得主張分離主義」的前提,在香港是普遍可接受的共識,泛民至少不會排斥而且可以接受,否則他們難向選民交代。最重要是,由香港立法會自行制定,也讓香港社會可以普遍接受,覺得是自己規範自己。

「政黨法」或許會引發政治獻金可能,必須列出透明化規定的爭議。不過,香港政黨遲早要面對,也遲早要解決。這樣的做法不僅可暫時化解泛民與北京之間的對抗,而且它也不違背中央與地方分權的理論,也沒有衝擊到「一國兩制」的精神,更能凸顯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的自治特色,應該有它值得考量的重要性。

全國人大常委會日前通過了本港2017年的特首產生辦法;決議案最重要的規範,是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邵宗海 中國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香港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政改之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