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進步

副刊版 2019/01/11

分享:

踏入二○一九年,我開出了一張支票,竟然沒有寫錯日子。往年過了新年開支票,有好長一段日子會出錯,總是在年份一項上錯寫成前一年,自己還不察覺,要到銀行退票才知道。這自然是習慣勢力在作祟。開了一年支票,習慣寫一個年份,突然要轉變了,習慣勢力卻頑固地站在那裏,於是你就出錯了。

開支票如是,其他事情也一樣,起碼「今年」的定義還沒有清楚,許多時候說一件事情,說了半天「今年」,最後才發現應該說「去年」,當然,「去年」也就應該是「前年」。習慣沒改過來,時間就好像跟我們開了個玩笑。

更令人混淆的,還有一個農曆年。農曆年未到,生肖是不變的。所以,即使到了二○一九年,你也不可以將之稱為「豬年」。豬年要到了農曆年才算。但不知是因為無知還是心急,不少人以為現在已經是豬年了。但這事可以跟中國人解釋,卻跟日本人說不清楚,日本人的新年就是一月一日元旦,他們也有生肖之說,但他們的豬年,在一月一日就開始了。所以,「豬年運程」跟日本人是說不準的。

那麼,如果一個日本人想要批流年的話,他應該是跟日本的算法,還是中國的算法?要是跟日本的算法,豈不是把狗尾巴扯進豬頭了?其實,有些東西不信最好,不信,連本命年都沒有了,太歲也沒有了,過日子,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疑心就少好多了。我在新年開對了支票,突然之間有了進步之感,「新年進步」成了事實,挺高興的。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