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之湯

副刊版 2019/01/11

分享:

這湯水不僅料足、火候夠,也具歷史價值。湯料包括甲烷(Methane)、氫氣(Hydrogen)和阿摩利亞(Ammonia),放進五公斤清水,用猛火煲至大滾,過程中再加以電激水,經七日七夜後,便完成這碗史前之湯。

這正是著名的Miller-Urey Primordial Soup,實驗在一九五二年進行。芝加哥大學的Stanley Miller教授嘗試問一個簡單卻極其重要的問題:「原始的有機物質,能否在自然環境下,轉化成胺基酸(Amino Acid)。」世上一切生物源自蛋白質,而蛋白質的基本單位便是胺基酸,若自然環境下,有機物質能轉化成胺基酸,這意味着生命能進化而成,神之手便可免一功。

Miller的高溫和電激,正是模仿史前地球環境,七日七夜後,他們以當時科技從史前之物尋找胺基酸,結果只能找到五種,不足以構成基本生命所需求的二十多種,那時,Miller也承認實驗失敗。

二○○七年,Miller去世,他的學生才把儲存多年的史前之湯重新檢驗,新科技敏感度比半世紀前高百倍,這才發現微量胺基酸多達二十種,生命確有可能始於遠古自然現象。

神造人抑或由自然進化,其實不大重要,科學有限,只能證實科學領域內的事情,科學以外的事情多的是,「信念」便是其一,心裏信有神時,又誰能肯定說沒有?

行醫時,醫生只能付上科學,病人要自備「信念」。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