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經濟轉弱 中歐以空間換時間

評論版 2019/01/11

分享:

執筆之際,美國貿易代表團剛剛訪京完畢,完成新一輪副部長級貿易談判。恰於其時,布魯塞爾駐美代表發現自己「被降級」——在未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歐盟成了某「國際組織」;在外交排位上,不再被列為華府盟友,連其「大使」亦連帶變為「代表」。

環球經貿體系當中,「中——美」、「美——歐」兩組最重要、最複雜的雙邊關係,一時此伏彼起、一時又此起彼伏。

中美歐陰晴不定 拖累環球經濟

「中——美——歐」關係陰晴不定,讓世銀本周二公布的《2019年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以「天要黑了」(Darkening Skies)為題;並指自2018年6月以降,環球經濟增長趨緩超乎預期——貿易收縮、金融環境惡化,導致新興市場經濟停滯。因而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3%下調至2.9%;2020年經濟增長預期,亦同樣下調0.1個百分點至2.8%。

由此,我們自必想起2018年國際大事中的大事,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兩大夥伴——中國與歐盟發起的貿易戰,持續燃燒到今天。正當去年12月,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趁着G20峰會舉行「習特會」後,中、美相關分歧似乎迎來突破的曙光。然而,繼貿易戰後,華府與布魯塞爾之間,就北約軍費等問題,又陷入拉鋸當中。

究竟,以「中——美——歐」大三角為核心的多邊經貿體系、世界安全格局,將如何走下去,不止決定2019年環球發展前景,亦勢必左右最少數年內,印太、西亞、東歐等熱點的地緣態勢。我們有必要全面回顧過去數月來,環球貿易戰的不同階段當中,本欄的一系列分析;假如這些研判大體合乎情勢推演,我們便以可繼續此為框架,去分析、預測眼前「中——美——歐」,以及其他地緣要角之間的合縱連橫了。

歐拒美擺布 華也難藉歐反制美

簡言之,特朗普引發的環球貿易戰,在2018後半年轉趨激烈;由特朗普提高鋼鋁關稅切入,中、歐各自憑藉巨大的經濟體量、完整的產業體系,嚴守底綫而未有屈服於華府的恫嚇。其間,中、歐來來去去都只在進口美國大豆、石油上做點應付文章;在市場開放、技術交流等領域,並未太見北京、布魯塞爾鬆口。

在此格局下,為了戰略利益、國際形象,歐盟拒絕受特朗普擺布,不會成為美國圍堵中國的馬前卒。雖然,北京也無法利用同受貿易戰之苦的布魯塞爾,去反制華府;可是,加快對美國以外的西方金融機構、生產商、專業服務提供開放市場、引入投資,客觀上可抵銷特朗普造成的心理壓力、實際壓力。

可以說,經濟體量愈小,或是在外交上、安全上、經貿上愈是依賴美國本土市場的國家,如加拿大、墨西哥、南韓,就愈容易在貿易談判桌上屈服。綜合國力在上述中小型經濟體,以及中國、歐盟之間的日本、英國、俄羅斯,則會有更多動作,在「中——美——歐」爭持的大局中,重新定位。即使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東京、倫敦與莫斯科也只好咬實牙關投入外交、國防力量,以證明自身仍是中等強國;並嘗試在「中——美——歐」主導的環球變局中,尋找新的位置與機遇。

在對美貿易談判上,北京和布魯塞爾在2018下半年,採取「以拖待變」;其一、是以空間換時間,憑藉各自內部經濟體量,硬頂特朗普的臨時關稅——待美國就業、消費、投資市場氣氛轉弱時,再與美方細談。

其次、是待特朗普任期及中之後,再憑其國內政治態勢,調節談判的步伐。

事實上,美國中期選舉後,共和黨損失的議席遠比預期少;而特朗普本人,更成為是次國會改選、地方行政、立法機構換屆的唯一超級政治明星。此一情況明朗化後,在「通俄門」、「邊境圍牆」、「減稅增軍費」等議題上,特朗普的「行為藝術」只會比其上任頭兩年更出格。然則,在佩洛西帶領下,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優勢雖然微弱,卻成為與特朗普寸土必爭的最後陣地。

就此而言,中期選舉後,特朗普、共和黨擴大了在參議院的優勢,確保了直至2020年總統大選前,其黨友仍然掌握大多數州政府、州議會;白宮、參眾兩院的民意基礎分立更見明顯。對特朗普而言,在2019年第一、第二季之交,取得對華、對歐貿易協議,就成為扭轉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情勢關鍵中的關鍵。

蘋果盈警美股暴跌 衝擊美經濟

只是,繼過去月餘以來,納指帶動的道指標指暴跌後,蘋果(Apple)宣布嚴重盈警,實乃近年罕見。恰於其時,Tesla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親臨上海,見證其首個海外電動車廠在華啟用;彷彿預示着汽車及相關零部件關稅的持續,只會進一步打擊美國本土經濟和投資氣氛。長遠而言,美國工業是否能夠因此而提振固成疑問;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將上升還是下跌,似乎亦遠非如特朗普建立貿易壁壘時所預期一般。

在此情況下,特朗普說中國因為經濟差而願意重回談判桌,卻因為北京從未作出更多讓步與承諾,而不攻自破。事實上,直至2018年1月至11月,中國對美出口累計增長12.8%,全年對美順差更屬歷史新高無誤。誠如自去年11月至今本欄所論,假如3月1日前,敲定的所謂貿易協議,仍然是中方進口大量美國大豆、玉米、天然氣與石油,並開放特定金融領域;那麼,過去近一年以來的「逆取順守」、「以拖待變」便十分成功。

中資科企向西挺進 美不得不防

顯然,中國要「守其所必攻、攻其所必守」。從2018年特朗普對副總理劉鶴代表團出爾反爾到華為負責人被捕,美國要動員其盟友,不允許中國科技企業在全球水銀瀉地——領導中亞、非洲、南美市場後,終於向西歐、美國、中東挺進。以華為為首的中資科企,已完成了21世紀的環球性農村包圍城市。從戰略利益、國家安全、發展空間考慮,美國確實不得不防。

相對地,同時作為中國安全及產業支柱的「銀行——電訊——能源——航空」四大產業,無論承受多大外交及經貿壓力,都不能向西方、尤其是美國俯首稱臣。眼前,北京以空間換時間的短期目標有望達成;未來,和特朗普緊張關係暫時緩和後,如何又以時間換空間,鞏固中國企業在非西方國家的市場前景,便要排上日程了。

以華為為首的中資科企,領導中亞、非洲、南美市場後,終向西歐、美國、中東挺進。從戰略利益、國家安全、發展空間考慮,美國確實不得不防。(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