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增長不容緩 財幣雙鬆人幣可貶

評論版 2019/01/19

分享:

2018年,中國經濟表現相當失望。據官方數據,中國截至18年三季度的增長率為6.7%,是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的數字。真正的情況可能更糟糕。

制度改革進展停滯,加上結構調整的困難,讓眾多國內外觀察者日益懷疑中國的增長前景。甚至有人預測中國將因為房地產泡沫破裂或地方政府和公司的大規模違約而爆發金融危機。與美國的貿易戰更是加深了這些擔憂。

在經歷了40年的井噴式增長後,放緩在所難免,但中國政府應該在今年試圖制止進一步減速。否則,中國經濟、金融和社會穩定將深受其害。只要政府調整其宏觀政策立場,就可以實現這一點。

應對房價波動 幣策多次轉變

從貨幣政策開始。中國人民銀行目前負責(在最低限度上)保持經濟增長、就業、物價和滙率穩定。它同時追求太多目標,這體現在突然而頻繁的貨幣政策轉向上。

2011年年底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四次改變政策立場,以應對房價波動。但它的操作常常會制約其他目標。比如,收緊貨幣政策固然能夠遏制房價飛漲,但也加劇了增長減速。

事實上,貨幣緊縮也許根本不應該執行。雖然很多人認為,人民銀行過去注入的流動性——特別是為應對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所採取的大規模刺激——導致了房地產泡沫,但房價其實早就開始飛漲。事實上,貨幣供給是否刺激了樓價,關係並不清楚;甚至有可能正好相反:因為房價上漲吸收了太多的流動性,人民銀行才不得不增加貨幣供應,以支持實體經濟。

隨着中國增長穩步下降,消費物價徘徊在2%水平,人行應採取擴張性貨幣政策。財政槓桿可以用來遏制房價,在人民對樓市絕望下,控制樓價仍然是一個重要的目標。

財政仍強健 可採擴張性政策

當然,擴張性貨幣政策會給人民幣造成貶值壓力,加劇美聯儲利率逐步正常化的影響。但這也必須如此,即人行不再承擔保持滙率穩定的責任。

太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對貨幣穩定的沉迷,讓人民銀行失去了真正的貨幣自主權。這必須有所改變。中國企業應該從中學習如何保護自己,免受滙率波動影響。中國還維持着資本管制,這能有效避免過於劇烈的貶值,更不用說人民幣擠兌了。

無論如何,對中國領導人來說,更重要的挑戰是設計新的財政政策方針。就連對經濟學了解十分有限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府,也認識到在一些對國家安全和經濟穩定至關重要的領域,如私人部門投資激勵不足,政府的支持起着關鍵作用。

2017年底,中國官方債務-GDP之比為36.2%。如果將應急債務考慮在內的話,特別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真正的數字可能會高得多。即便如此,與大部分國家相比,中國的財政狀況仍顯得相當強健,特別是考慮到並非所有地方政府債務都是壞帳的話。

這意味中國仍有空間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以扭轉促使2018年GDP增長下降的投資減速。2018年前三季度,固定投資同比僅增5.4%(2017年為7.5%),主要原因是基礎設施投資(佔固定投資的27%左右)增長從2017年的19.8%,猛降至2018年的3.3%。

人幣七算 絕非神聖不可侵

這裏有一個重大問題是基礎設施投資的效率。但對於無效投資助長債務累積的擔憂,其實可以通過設計更合理的項目,以及對地方政府角色進行合理限制等方法得到有效解決。

特別是,中央政府不應該允許地方政府向商業銀行貸款,為基礎設施投資融資,而應該由中央政府撥款。支出增加、收入下降(因減免稅費)可能導致中國預算赤字-GDP之比超過3%。但就像人民幣兌美元的七算滙率一樣,這絕非神聖不可侵犯的設定。只要政府債券利率能夠保持低水平,政府就不必擔心債務增加。

光靠擴張性宏觀經濟政策無法解決中國所有的長期問題,且其中必然包含着重大風險。但是,穩增長非常重要,因此中國當局必須用上能用的所有工具。

(余永定是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前所長,2004至2006年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國人民銀行目前負責保持經濟增長、就業、物價和滙率穩定。它同時追求太多目標,這體現在突然而頻繁的貨幣政策轉向上。(資料圖片)

撰文 : 余永定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前所長、前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欄名 : 中國經緯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