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國」有關的幾件事

副刊版 2019/01/23

分享:

最近,身邊發生了幾件小事,都與「國」有關。

中國新年要到了,國際學校照例有新年慶祝活動。今年,有外籍老師來問:新年慶祝時,全校要唱國歌嗎?他們是認真地發問,一臉迷惑。大部分國際學校是沒有唱國歌這件事的,事實上,在不少國際學校,唱校歌都不常進行。很多外籍老師都關注《國歌法》的進展。學校工會對其中一些細節也表示擔憂,比如:難道唱國歌時,警察要進駐學校嗎?

最近,得知中國內地出現了一個新的工種,叫網格員。我初以為是寫網絡代碼的,但問過一位網格員後,才知道是類似於城市分區管理員的角色,有點像以前的居委會大媽,但現在大多聘請一些年輕人,教育程度不錯,懂網絡以及基本的電腦技術。這種新的管理方式把城市、地區劃成網格,每個格上放一個消息源頭,就像無綫網絡技術中的sensor一樣,可以聯成片。薪水雖然普通,但勝在工作清閒,在一些小城市有不少應聘者。

幾個不同國籍的朋友們聚在一起,原本閒聊最佳移民地點,最後話題卻指向了「戰爭」。中美貿易戰是商業戰爭,也有人認為是冷戰的變奏。世界各地暴露不明朗因素,似乎全球夢碎,不得不面對「黑暗十年」的現實了。悲觀主義者認為世界和平太久,進入震盪期,戰爭終究會來。政治學家Graham Allison則樂觀得多,他在TED上重提Thucydides Trap(修昔底德陷阱),認為現代社會的政治智慧可以避免災難性的決定。

回到學校,高年級的學生們正在討論申請哪個國家的大學最好。「國」與教育如此息息相關,「國」的問題複雜化,教育也不能獨善其身了。

撰文 : 艾心

欄名 : 師心浮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