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為何

副刊版 2019/01/25

分享:

Melody不快樂,臉容、眼神,甚至額頭,都清楚寫明:「我不快樂。」

她確有不快樂原因,但也有不需要不快樂的原因。才四十二歲便患上四期肺癌,是她不快原因;而後者是腫瘤呈ALK陽性,用上標靶新藥,腫瘤已消失得無蹤無影,並可長時間維持。她早已可以正常上班、正常生活,旁人絕不會察覺她是肺癌患者。

「為何不快樂?」醫生坦然問。

「這標靶藥太貴了!」醫生當然知道也認同。

「我每天上班,就是為買藥。」她忿忿地投訴。

「這樣無了期下去,很痛苦。醫生,是否餘生都要食藥?有沒有較便宜的藥物?」

她問的正是自費藥用者心聲,尤其是醫學界已漸漸把致命肺癌轉化成慢性病,而政府仍視而不見,大部分中產市民患者,只得花上積蓄求活命。

「患病前,你工作為何?」醫生以問題回應問題。

Melody想了想便說:「為食飯,也為儲錢去旅行。」醫生相信不少港人同意。

「為食飯,是為生存;為旅行,是為存活得更開心。」醫生說:「但可曾想過,為買藥,也是為生存和為存活得更好。」

活着,確不是易事,遇上厄運,更要付上一切但求存活,這樣不公平,可惜是不可扭轉的不公平。

後記:醫生按科學資料(Hida et al Lancet 2017;390:29-39),為Melody減少用藥分量,但求買藥以外,仍有餘額過生活。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