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誕生20年 3大教訓堪借鏡

評論版 2019/01/26

分享:

二十年前的這個時候,歐元誕生了。對普通老百姓來說,在2002年歐元現金引入之前,生活並沒有發生多少變化。但在1999年1月,經濟和貨幣聯盟的第三階段正式啟動,初始11個歐元區成員國之間的滙率被「不可逆轉地」固定下來,貨幣政策權力轉移到了新的歐洲央行。此後情況的發展為未來提供了重要的教訓。

1999年,傳統智慧認為,德國將因為歐元的引入而蒙受最大損失。除了歐洲央行對通脹可能不如德國央行那麼嚴厲的風險之外,德國馬克處於高估狀態,德國也存在經常帳赤字。人們認為,將滙率固定在該水平會給德國工業的競爭力帶來嚴重挑戰。

個別歐元區國家 表現難測

但是,20年後,通貨膨脹甚至比德國央行執掌貨幣政策權時更低,德國也長期保持着巨大的經常帳盈餘,這也被視為德國工業競爭力太強的證據。這是過去20年的第一個教訓:個別歐元區國家的表現無法事先確定。

西班牙和愛爾蘭等其他國家的經驗加強了這一教訓,說明適應變化環境的能力,以及做出痛苦選擇的意願,要比經濟的起步點更重要。這也適用於未來:比如,德國當前的優勢是否能夠在未來20年中得到保持,絕非寫包單的事。

但歐元區的成立卻是後瞻性的(backward-looking)。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主要擔憂是高企且多變的通脹,這通常由兩位數字的工資增長所致。金融危機幾乎永遠和通脹發作相關,但此前的危機規模有限,因為金融市場規模也較小,亦沒有很深的聯動性。

歐元區成立後,一切都變了。工資壓力在整個發達世界減少。但金融市場活動,特別是歐元區內跨境流動的,在被抑制了幾十年後大幅增加。比如,歐元區成員國跨境資產(主要形式為銀行和其他信貸)佔GDP之比,從20世紀90年代末的100%左右,上升到2008年的400%。

接着,十年前爆發了全球金融危機,歐洲被打回原形。20世紀30年代以來的第一次通縮危機在歐洲尤其嚴重,因為在此前十年各國的眼睛都只顧盯着倒後鏡,導致債務大量累積。

妖魔化到保護模式 延續至今

當然,歐元區並不是僅有的被金融危機震驚的地區。金融危機肇始於美國,源頭是那些所謂安全的基於次級按揭的證券。但美國擁有統一的金融(和政治)體系,能夠相對較快地克服危機,而在歐元區危機的緩慢滲透,將許多成員國拖下了水。

幸運的是,歐洲央行表現堅挺。其領導層認識到必須將焦點從遏制通脹——歐洲央行本來要實現的目標——轉移到遏制通縮上來。最終,歐元生存了下來,因為在千鈞一髮之際,歐元區成員國領導人增加了政資資本投入,實施必要的改革——雖然他們也會譴責是歐元導致了國內的問題。

這一模式——先妖魔化歐元,然後才認識到必須保護它——一直延續至今,而這也是過去20年的第二個教訓。意大利民粹主義聯合政府過去公開嘲笑歐元規則,甚至有人鼓吹干脆脫離歐元區。但當金融市場風險溢價上升、連意大利存戶也不買本國政府的債券,意聯合政府又很快改換了口風。

事實上,歐元區經濟表現並不像沒完沒了的悲觀新聞標題所暗示的那麼糟糕。人均GDP增長在過去20年中有所放緩,但幅度沒有美國和其他發達經濟體那麼大。

歐洲融合要素 歐元支持率高

此外,傳統歐洲勞工市場進行了外面很少報道的結構改善,勞動力參與率每年都在增加,哪怕危機期間也是如此。今天,歐元區經濟活躍的成年人口比例高於美國。就業創出新高紀錄,而失業不斷下降,盡管在一些南歐國家仍然高企。

這些經濟現實意味着,即使歐元並沒有受到特別的歡迎,它仍被視為歐洲一體化的融合要素。據最新歐元晴雨表(Eurobarometer)民調,歐元支持率創出了74%的歷史新高,只有不到20%的歐元區人口反對它。即使是意大利,親歐元比例也大幅領先(68%對18%)。這便是歐元的第一個二十年的第三個重要教訓:盡管它有各種不完美,共同貨幣仍然完成了它的職責,很少人說要放棄它。

但也許最重要的教訓還在別處。歐元的第一個20年與許多人想像的完全不一樣,這凸顯出未來很可能與過去不一樣,這其實是至關重要的。因此,只有致力於靈活性和面對新挑戰的意願,才能確保共同貨幣不斷取得成功。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據最新歐元晴雨表民調,歐元支持率創出了74%的歷史新高,只有不到20%的歐元區人口反對它。(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丹尼爾‧格羅斯(Daniel Gros)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