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談關鍵時刻 京終極底綫僅一條

中國版 2019/01/28

分享:

分享: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今周率團前赴美國,中美貿易談判進入關鍵時刻。中美雙方均有極強意願達成協議,雙方焦點在於怎樣爭取對己方最有利條件。對中國而言,最後底綫就只得一條--不能動搖中共統治根基。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國內與民主黨劇鬥搞得焦頭爛額,中方肯定答允大手買入美國貨,特朗普已可收貨向國民交代,壓迫中方再退讓的工作,就交由主持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去處理。

只要不動搖統治根基 京可退讓

中國早前公布的去年第四季經濟數據,顯示經濟全面下滑,中方也急欲達成協議以換取空間重整經濟。對中國而言,只要不危及中共的統治地位,一切均可退讓。目前,談判的障礙在於美國不相信中國會確切落實協議,要求每年對中國作出審核。

中國當然不想回到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前的狀況,每年要被美國批准才獲最惠國待遇。

然而,國際間的談判都是你來我往,寸土必爭,最後一刻才能達成共識。當年中美就中國進入世貿談判最後一回合,其過程可是峰迴路轉,也可作為今周中美談判借鏡。

1999年11月10日上午,以石廣生為首的中國代表團和美國代表白茜芙(Charlene Barshefsky)重新坐回了談判桌上,這一次,談判地點設在北京,這是中美雙邊談判的最後一場談判,進行得異常艱苦。

入世談判6日6夜 朱鎔基一錘定音

據時任商貿部長石廣生及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回憶,這場入世談判一直進行了6日6夜,而且美方不理會時間,隨時半夜要求即時會談。與美國的代表談完後,中方人員要研究及滙報中央,之後又要找美方再談,石廣生說,他幾天就是躺到梳化上,或者坐在梳化上睡一會。

美方白茜芙是很強硬的對手,中美雙方為各自國家的利益唇槍舌劍,錙銖必較,甚至為爭執難下的談判條件敲桌子砸板凳,當中美入世談判幾乎再次面臨破裂之時,美國代表團說要執行李回國,中方決定由時任總理朱鎔基、時任副總理錢其琛、時任國務委員吳儀、石廣生和龍永圖5人和美方的3位代表談判,在談判的最後環節,中美問題最後只剩下7個問題無法達成共識。

據龍永圖回憶,當美國人拋出前3個問題的時候,朱鎔基都只有一個回答,那就是「我同意」;當美方拋出第4個問題的時候,朱鎔基說,「後面4個問題你們讓步吧,如果你們讓步我們就簽字」,美方5分鐘之後同意了中方的意見。

龍永圖指出,當時中央確實從戰略全局的高度來考慮這個問題,如果沒有朱總理親自在11月15日上午和美國人談判,那麼中美談判達成這個協議可能還要推遲很多年,應該說是在當時抓住了這樣一個機遇,朱鎔基親自到談判的第一綫,來這個作出了重要的決策。

目前,中美均有政治需要達成協議,雙方能否抓住這個機遇,怎樣在談判中為己方爭取最大利益,今周全球均拭目以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